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医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杜飞面色不善的看向柳如莺。

    察觉到杜飞的目光,顾定国也一起看向柳如莺。

    这个时候,顾梦灵开口了:“我刚刚赶过来,路上听说了,如雪不知道怎么了,突然疯魔起来。疯魔可不是小事,还是叫人来看看吧。”

    她边说就边走进了屋子。

    被她这一提醒,顾定国混乱的心也定了下来,对管家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请医师。”

    正巧,府上就有住着的医师。

    一群人带着医师前往如雪阁,柳如莺踏入顾如雪的卧室,一个站不稳,直接扑到了顾定国的身上,眼泪直流道:“老爷,如果如雪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以后该如何是好啊?”

    “你可别这样说,妹妹现在不还生龙活虎的吗?你一个当妈的,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这样丧气的话呢?”

    顾梦灵踏进屋子后,说了这样一番话,不等柳如莺反驳,就对医师说:“有病治病,医师请。”

    医师心情有点忐忑,大宅小姐发疯,这样的病可不是非同小可。什么病,怎么治都是很有讲究的。

    他一边在心里盘算,一边检查着顾如雪。

    正当他一心二用的想着如果真的检查出什么,要怎么和这些人说的时候,还真的让他检查出什么来了。

    他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一般看向了顾定国:“二小姐这是邪祟上身。”

    杜飞看顾如雪发疯就知道是邪祟,却不懂那是他的邪祟。

    柳如莺听见这个,整个人宛如被人抽了灵魂一般,倒下了。

    她趴在床边晃神,突然猛的站起来,指着顾梦灵说:“是你,一定是你害的我的孩子。”

    原本众人都在诧异,顾如雪身上的邪祟是从何而来的。

    突然听见柳如莺的跳脚指责,就更加诧异了。

    “老爷,如雪就算是在病中,也不会无端指责姐姐。一定是她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做了什么,让如雪染上了邪祟。”

    邪祟的确是顾梦灵放的,不过顾梦灵也不会承认她在顾如雪身上放下了邪祟:“你话可要说清楚。”

    杜飞上前一步,大有在场的人要动顾梦灵一下,就大开杀戒的样子。

    顾定国忌讳于杜飞,没说什么。

    柳如莺知道顾定国的心思,拉扯着顾定国说道:“老爷,我的孩子被邪祟缠身算不得什么,老爷想想,如果大小姐真的会这样的手段,那将来……”

    这句话说到顾定国的心里了,他和顾梦灵的父女关系不是很好,想到这里,他就示意管家让管家带人把这里围起来。

    管家匆匆离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合上的门再次被推开,夜天孤坐在轮椅上,被人推进来:“本王听闻侯爷家出了点事情,就带上等补药上门,谁知道却看见了这样的好戏。”

    他脸色冷淡:“敢问侯爷,是打算对我的未婚妻做什么?”

    要不是夜天孤出现,顾定国都快忘记了顾梦灵还有一层身份,就是皇子的未婚妻了。

    “哪里要对她做什么?”

    面对夜天孤,顾定国有点怂。

    “见过寒王殿下。”

    众人齐齐行礼。

    “既然二小姐病了,那就有病治病。”夜天孤把玩着玉佩,随口一句,点醒了在场的众人。

    医师连忙想办法祛除顾如雪身体里的邪祟。

    可不管他怎么试图捕捉在顾如雪身体里的邪祟,邪祟就如同滑不溜秋的蛇一般,每次都逃离医师的掌控。

    “侯爷,王爷,实在是没有办法,还请另请高明。”

    柳如莺现在才知道顾如雪病得多严重,她含泪扑到了顾如雪的身上,嘴里叫喊着:“如雪啊,如雪。”

    夜天孤不想继续看这场闹剧,就对顾定国说道:“二小姐的病,府里的医师治疗不好,就找府外的,不管怎么样,都要尽力治好。”

    “我们走吧。”

    他说完就带顾梦灵离开了。

    顾定国等人就算想拦,也拦不住。

    他们只能按照说就夜天孤说的,张贴找寻医师的帖子,来给顾如雪看病。

    晌午,顾梦灵穿着男装,上前揭下帖子,光明正大的进了顾家。

    柳如莺没认出顾梦灵,以为她是来救命的医师,对她百般客气。

    顾梦灵把诊治的流程走完后,对顾定国说:“侯爷,这个邪祟目前没办法解。”

    她是第一个直白的说没办法的。比起前面那几个说能解,却说不出怎么解的,更有说服力。

    “那医师看?是怎么个解法?需要什么?”

    “药物还在其次,这个邪祟来自不惑森林,要向解除,等找到根源。”顾梦灵摸了摸假胡子,故作高深的说:“除病要除根。”

    “老爷。”柳如莺见顾定国还在犹豫,就说:“没见几个像这位医师看病那么痛快,想来有两把刷子,我们的孩子您就不管了吗?”

    “管,我们的孩子怎么可能不管呢。”

    顾定国询问顾梦灵:“医师可要和我们同行?”

    “祛除邪祟需要准备些许东西,我要准备几日。你们先行。”她说完写了个方子,递给顾定国:“到不惑森林才能打开。”

    说完,饭都不吃,顾梦灵就走了。

    顾梦灵回到府中,正好遇见夜天孤。

    夜天孤拿着一本书正在看,瞧见顾梦灵这一身打扮,什么都没说,微微挑眉。

    不用她说,夜天孤也应该知道她昨天去了哪里。

    知道就知道,她也不怕他知道,反正两个人之间不是单纯的,说散就能散的感情关系,利益关系是稳固的。

    顾梦灵在夜天孤面前脱下了男子的华服。

    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古代的里衣直接穿上街都行。所以她丝毫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问题。

    衣服刚落地,就被夜天孤指尖的火烧了。

    “这个料子……”

    顾梦灵阻挡不了,只能叹了口气。

    夜天孤说道:“你都传出去招摇撞骗了,不能留下证据。”

    顾梦灵套上自己的衣服,觉得夜天孤说得挺有道理,她拿过茶杯:“托你的福,我好歹也算败家了一次。”

    “你刚刚出去玩得开心吗?”夜天孤知道顾梦灵去了哪里,顾家姐妹向来不和,顾梦灵去给顾如雪诊治,肯定不是真心的。

    “还行吧。”

    顾梦灵捧着茶杯,没说实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