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妾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要是以前的顾梦灵肯定一言不发悻悻而归,可是现在她只一脚就将其中一个踹翻在地,眉目冰冷地说:“让开。”

    一个厨娘看到满脸冰霜的顾梦灵吓了一跳,但又凛着脸说:“大小姐还请自重,夫人知道了只怕会家法伺候!”

    他们以为抬出家法顾梦灵就会害怕,却不曾想眼前的人只是冷笑一下:“本小姐竟不知,我们武侯府是一个妾侍当家了,是我父亲不在了吗?”

    此言一出激起一池风波,众人都惊诧不已。

    顾梦灵竟说主母是妾侍!!

    这丫头以往听到夫人的名头就像老鼠听到了猫叫,现在怎么完全不怕的样子。

    顾梦灵可没空和他们啰嗦下去,她抽出一双筷子,就对着那盆灵参炖鸡大快朵颐。

    “这,不行啊,不能吃啊大小姐,这是二小姐花千金买来的二阶灵参炖鸡啊!!”

    二小姐的贴身丫鬟走进来的时候发现顾梦灵正在吃二小姐的鸡汤,当即惊恐怒吼,可是顾梦灵一点犹豫也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喝光了所有的鸡汤。

    不光如此,她还抬起袖子擦了擦嘴唇,碗里是一滴都没有了,那丫鬟立刻暴走,大声咆哮道:“大小姐,您怎么可吃掉二小姐补身子的鸡汤,你知道这里面的食材有多贵吗,夫人都舍不得吃,你却一下子喝了个精光,这下子奴婢怎么交代呢,不行,大小姐你必须跟奴婢一起去见二小姐。”

    她咄咄逼人的样子十分凶狠,手上却还要去拉扯顾梦灵的衣角。

    “啪!”的一个清脆耳光就落在了丫鬟的脸上。

    厨房里的空气都凝滞了一会儿,那些厨娘下人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丫鬟一边捂着自己红肿不堪的脸庞,一边咬牙切齿地质问道:

    “你竟敢,我可是二小姐的贴身奴婢?!”

    顾梦灵却拿着一块糕点吃了一口,一脸的风轻云淡,好像刚才打的人根本算不了什么:“本小姐才是嫡出小姐,这参汤就吃了又如何?你一个妾侍女儿的丫鬟也敢对我大呼小叫,是不是想以下犯上,给我滚开,再有打扰本小姐用膳的,立刻发卖出府!”

    顾梦灵的气势太过枪痕,一时之间竟没有人敢与之争辩,纷纷识相地离开了厨房。

    二小姐饿丫鬟也是被吓得不清,好像从来没有见过眼前之人一般。

    但是让她忍气吞声咽下这口气也是不可能的事,当下便放下狠话说:

    “好,大小姐是主子奴婢不敢置喙,但是奴婢一定会把今日之事原原本本一字不落地告诉夫人,大小姐还请早做准备吧!”

    说完便用力放下厨房帘子,飞快地跑开了。

    顾梦灵正吃得开心,根本连着丫鬟的话都没有听得完整,顺手还喝了一盏蜜浆。

    等到整整吃了半个时辰的功夫,肚子也终于不再饥饿的时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厨房,大摇大摆地出府了。

    “这个怎么办,灵参鸡汤,灵蟹酥,灵蜜盏都没有了,全都被吃了,这下可怎么办哟,天王老子耶,夫人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厨房里哀鸿遍野嚎叫不止,如雪阁那边却也是很不平静。

    顾如雪听了一通添油加醋的编排叙述,手里的手绢都要捏碎了:“蝶儿,你给我再说一次!是顾梦灵把本小姐的灵参吃光了?她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蝶儿本来就恨那一巴掌,如今更是振振有词:“二小姐,您当时不在,那大小姐说了,正因为这是您的东西才非喝不可,还说您是庶女,不敢拿她怎么样。”

    这下顾如雪如何还能站得住,立刻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对着自己的母亲柳如莺:“娘,你听听,这顾梦灵是针对女儿才这么干的啊,现在她就敢欺负女儿,以后不是连您都不放在眼里吗?”

    柳如莺拍了拍女儿的手,冷着脸吩咐:“去把大小姐找来,立刻现在马上,她竟敢喝如雪的参汤,那就让她怎么喝进去的怎么给我吐出来!”

    她还想着这顾梦灵命不久矣,折磨她也是无趣,不想天堂有路顾梦灵不走,那就让她尝尝自己的手段!!

    柳如莺坐在主位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扶手,就等着将顾梦灵家法伺候,不想嬷嬷领着厨娘来回话,那顾梦灵不但吃了雪儿的参汤,而且还把今日的上品佳肴全部吃光了,吃光之后就摸着肚子离府了。

    柳如莺听完立刻拍案而起,脸色也是极为难看,高声吩咐道:

    “大小姐一旦回府,就将她绑来见我,不得有误!”

    ......

    顾梦灵可全然不担心柳如莺和顾如雪在家饥肠辘辘,她正在大街上左看右看四处闲逛,原主之前都在深宅之中就像一只笼中之鸟,几乎没有关于顾府以外的记忆,所以现在就让自己看看这个西火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吧。

    把玩着手里从账房哪里抢来的银两,顾梦灵心里想着,她已经学会了观灵之术的初级阶段,可以辨别灵气了,所以想抓一些灵药培基固原一下。

    不想很少上街的身体根本找不到药房所在,考虑要不要找个人问路的时候,却听到前面街角似乎有嘈杂之声。

    犹豫了片刻,顾梦灵还是决定上前查看情况。

    “散开,都散开在,这人是邪祟入体中邪之症,不散开会被传染的!”

    “好端端地怎么会中邪,莫不是做了什么龌龊事?”

    “你们休要胡言,再乱嚼舌根,在下就不客气了!”

    顾梦灵听了几句,却看见人群里似乎真的有一缕邪祟之气。

    她拨开人群,地上正躺着一个二十七八的青年,他一直闭眼挣扎,身上脸上手上都是被自己挠出来的血痕,远远看上去十分的恐怖血腥。

    “弟弟,都是为兄对不住你啊,这个病实在没钱再治了啊,为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啊,对不住对不住!”

    本来抱着青年的男子竟将他丢在街上,然后停滞了一会儿,最后竟然狠心离开了。

    “造孽啊,这中邪了还被丢下来,铁定是活不成了!”

    顾梦灵咬了一口苹果,走到那青年的身边,对他莞尔一笑:

    “你身上染上了邪祟之气,如果你愿意给我一点报答的话,我倒是可以救你一命,你愿意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