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一起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玉冠墨发,恰到好处的鼻子,好似琉璃浑然天成,说不出一点缺憾,丹唇如花,更让人叫好的是那双疏离淡漠的双眼,里面有汪洋大海,又有浩瀚苍穹,惊鸿一眼便是难忘。

    但顾梦灵却不是为他惊为天人的样貌折服,而是他浑身萦绕着金色冲天的灵力,仿佛胸膛中有一汪灵泉在不断喷涌,要知道她父亲贵为寒王也不过一星半点灵力可言,夜天倾的灵力也是污浊不堪,和眼前这个人相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而这样的贵人,居然是自己未过门的相公。

    顾梦灵感受到夜天孤的探究,连忙收敛了惊艳之色:“看来不是个癞子,这世上还没有这么好看的癞子,不过不知四皇子殿下找我有何贵干?”

    “你懂得观灵之术?”

    他朱唇轻启,一声和缓温柔的魅惑嗓音在耳边响起,顾梦灵觉得自己如果是个花痴现在已经沦陷了。

    观灵之术是个什么东西,观看别人灵根的术法?

    望文生义的顾梦灵,想要在夜天孤面前托一个大,以免对方小觑自己:“没错,我确实会,观灵之术。”

    不等她心虚,那人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能闻到一股梅香掺杂兰花的味道,清冽又特别。

    顾梦灵一低头,就对上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

    夜天孤微微抬头,定定地盯着她的眸子,唇齿轻动:

    “那你看看,本王还能活几年?”

    哈?还能活几年?

    顾梦灵还没有好好研究自己的灵识,这观灵之术还能查看寿命吗,但是现在漏怯又好像不太好。

    而且她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自己只要离这个夜天孤越近就感觉身上的灵力越充沛,难道只要待在这个夜天孤身边就能提高修为,那不是太好了吗,只要自己每天在他身边修习,岂不是很快就能骑到柳如莺她们头上了。

    想到这里,顾梦灵沉吟了一会儿:

    “你也知道我灵力浅薄,每次观灵又需要消耗很多的修为,测算寿命这样的逆天之行,多半会遭到天谴,你准备如何报答我呢?”

    她说的都是真的,只有一样,她还没有参悟出观灵之术,这个可算不上欺骗吧?

    夜天孤长眉一皱,又很快舒展开来点头应对:“这个自然。”

    顾梦灵打着循序渐进讨要好处,将这个灵泉敲诈干净的主意,一脸的笑容浅浅:

    “我现在修行尚浅恐怕结果不会准确,不如跟在你身边修习一年,你放心我不会跑的,我发誓。”

    夜天孤眸子划过一颗流星,又好像了然了什么,微微一笑:“希望你不会后悔。”

    顾梦灵差点被这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迷惑了,不过总觉得哪里不对。

    等到她再回头的时候,夜天孤已经连人带轮椅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家伙没腿比有腿的还神出鬼没。

    当下只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灵识,却不想她前脚刚踏进院子,后脚就听到几个中年妇女的怒吼:

    “大小姐回来了便好,夫人已经安排了我们来教大小姐规矩呢,现在可以开始了!”

    顾梦灵一转身,就发现这四个身宽体胖的婆子将她的去路堵了个严严实实,自己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要学规矩,柳如莺你可真是歹毒啊!

    其中一个穿着苏绣料子的婆子,上前就要掐顾梦灵的胳膊,一边走过来还一边呵斥:

    “大小姐院子里没有丫头,这浆洗擦拭的活儿准备留给谁干,无怪六皇子看不起大小姐,这般躲懒竟是连女则都混忘了?”

    这人是柳如莺给她安排的柳嬷嬷,是她本家带来的人,来到这院子可不是为了伺候主子的,是柳如莺打着教养的旗号明里暗里给原主罪受的,常常的折磨羞辱原主,连饭都是有一顿没一顿地赏原主吃。

    今日她之所以没有在院子里,一来是因为相信二小姐天衣无缝的陷害,二来是要看顾自己偷偷将大小姐的嫁妆卖了煮的一锅灵药。

    如果是原主现在多半吓得魂都没了,老老实实去打扫院子了,可是顾梦灵却一个巴掌狠狠甩在柳嬷嬷脸上:

    “贱奴,本小姐乃是武侯府嫡出长女,凭你一个妾侍的贱婢也敢呼喝,来人,给本小姐打这个贱婢,褪下裤子狠狠地打。”

    柳嬷嬷本以为顾梦灵肯定会和往常一样俯首帖耳,自己还可以在外边吹嘘任意差遣武侯府嫡女的光荣事迹,却不想今天这个小蹄子还反抗起来,不由得不敢置信地看向顾梦灵。

    全身而退的顾梦灵不但没了以前的胆怯萎缩,反而从容镇静的像个人中之凤,尤其是那双明亮尖锐的眼睛,犹如能看透人心的菩萨。

    柳嬷嬷楞了一下,又很快作威作福起来:“大小姐,你看不起老身也就罢了,诋毁武侯府主母可是天大的罪过,今天奴婢就好好教教你这说话之道。”

    说着就撸起袖子冲着顾梦灵过来,一脸狰狞恐怖,这是她一直对付原主的办法,而院子里的其他人纷纷都在隔岸观火看热闹。

    就在这巴掌马上要落在顾梦灵脸上的时候,她一个拉拽动作挥开了柳嬷嬷的巴掌,又在柳嬷嬷手腕处使出一个折断的动作,然后狠狠将她甩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

    柳嬷嬷想一只被热油烫了的活猪,在地上翻滚叫嚷,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这也是顾梦灵在现代对付人渣的一贯作风,作废作案工具,她对着那些跃跃欲试的丫鬟奴婢挥手:“你们一起上,我赶时间。”

    那几个奴婢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柳嬷嬷虽然被打倒在地,但是这么多人而且还有一个内劲一阶的修为,一定能够制住这个没有灵根的废物,到时候还可以到夫人面前邀功,于是便一拥而上对付顾梦灵。

    不想这顾梦灵身形诡异招数离奇难以捉摸,几人不过几个回合就便打倒在地起身困难,她们当然不知道这都是生死之间锻炼出来的东西。

    柳嬷嬷没想到这丫头已经今时不同往日,当下只能苟延残喘爬出去找人帮忙,不想顾梦灵一脚踩在她向外爬的手掌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