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逼她认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如雪突然一脸和善地向顾梦灵走来,她目若秋波和先前的凶戾全然相反,声音都变得温柔悲悯,自说自话一般道:“大姐姐,宁王殿下说的没错,我也是为了你的清名考虑啊...”

    夜天倾十分受用这样的温柔小意,满面春风带着纵容的看向顾如雪,示意她来到自己的身边:“如雪,过来。”

    两人电光火石之间,已经走了几个来回的媚眼如波,丫的真当别人是死的。

    手持念珠的武侯夫人尤为得意地点了点头,显然她是很满意自己的女儿能和大人物保持这种关系的,哪怕是不清不楚的关系。

    “二夫人说的哪里话,母亲过世未满三年,身为身生女儿,也是武侯府嫡女,梦灵不敢穿红戴绿,至于暗通款曲的罪名,梦灵更不敢擅领。”

    “你不是我的母亲只是武侯府的填房,更不懂得所谓礼仪,在主母丧期不恭不敬!”

    顾梦灵四两拨千斤把自己摘了出来,她今天倒是要看看谁更不懂尊卑上下!

    柳如莺面上瞬间凝固,她没想到平日里任由搓扁压圆的小丫头,今日居然如此的难缠棘手,她上前握住顾梦灵的胳膊暗暗用力:

    “梦灵,今日之事由你而起,只要你认了这罪,母亲定会让你少受点罪。”

    顾梦灵抬头看向她,一眼就看清了眼底流动的阴冷凶狠,强忍着胳膊上传来如针扎一般的剧痛,一字一句地说: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说我与人通奸既无证据也无证人,莫非想要屈打成招逼我认罪不成,我乃侯府嫡女,要定罪也是父亲做主,何有妾侍来呼喝折磨之礼?”

    她要赌一把,赌的自然不是武侯对她还有一丝父女之情,赌的是武侯绝对不会容许有人在两位皇子面前丢武侯府的脸。

    “大姐姐,你怎么能如此污言秽语...”

    一旁的顾如雪梨花带雨地哭哭啼啼柔柔弱弱地看着顾梦灵。

    此情此景夜天倾真是心疼不已,他眼角都是嫌恶憎恨对顾梦灵沉声道:“顾梦灵,你的为人本王心里有数,也不必狡辩了,武侯夫人管教你实属大仁大义。”

    “宁王殿下......”

    顾如雪立刻抹了一把眼泪带着依赖眷恋的眼神看向夜天倾,夜天倾也宠溺安抚地看向顾如雪,两人间的空气都变得暧昧不已。

    如此辣眼睛的行为,还说别人污言秽语,真是恬不知耻!!

    顾梦灵嘴角扯出一丝冷笑,这对奸夫,早就滚了床单,只是原主没有心机毫无发现,每次这个六皇子打着被原主邀请的旗号,当面对她颐指气使,背地里早就和妾侍所生的顾如雪郎情妾意了。

    而今天这场抓奸好戏,也是出自他们三人之手。

    夜天倾早就看不惯夜天孤这个兄长,顾如雪也早就看不惯顾梦灵这个嫡女,既然有皇帝赐婚的名头拆散不了,他们就要好好的恶心一下这两个仇敌。

    所以顾如雪先安排癞子毁了顾梦灵的名节,再由夜天倾借机带着夜天孤来抓奸,这样就可以让两人的名声臭了大街,发泄他们的变态快意。

    可是正当顾如雪志得意满的时候,顾梦灵不但反杀了癞子还将她的婢女丢了进去,如今也只能通过武力让她认罪了。

    顾梦灵突然呵呵一笑,空气里满是嘲讽的意味,她还是看着武侯:“六皇子好大的威仪,只是这是武侯府,我父亲还活在人世轮不到猫猫狗狗对我狂吠,他日若传了出去,圣上恐怕不会以为你来我武侯府对嫡女问罪,是游玩拜访而已。”

    柳如莺瞬间脸色不虞,黑的如同煤炭一般,顾梦灵居然说她是猫猫狗狗!

    夜天倾也是变了脸色,眉头拧的像几条麻花,顾梦灵竟然敢和自己争辩?!

    以前明明只要自己给个好脸,就献媚讨好的舔狗一条,现在怎么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忤逆自己?还是说顾梦灵发现了他和顾如雪的关系?

    武侯顾定国自然不会让这件事传出去,这个六皇子如今看来也不是入主天下的材料,他淡然开口:“宁王殿下心怀好意微臣感激不尽,只是此事说到底也是臣的家事,还请两位殿下前去书房稍后,本王处理好家事便来。”

    他对着柳如莺使了一个眼色,被钳制的顾梦灵这才得到了自由,但是手臂肯定是青紫不堪就是了。

    “武侯此言差矣,四皇兄马上要和贵府大小姐成亲,我们说到底是一家人,若今日不说个清楚恐怕有失的是——皇家颜面!”

    顾梦灵锐利地盯着说话的人,这个夜天倾今日是不死不休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就在这时,那始终坐在轮椅上的夜天孤开口了,他的口气冷漠疏离:“顾大小姐,那地上的丫头可是你的人?”

    顾梦灵嫣然一笑,落落大方地说:“自然不是,这可是我好妹妹顾如雪的贴身丫鬟。”

    夜天孤又接着说道:“那本王就不解了,既然是二小姐的丫鬟,为何贵府却说这苟且之人是大小姐呢?”

    “那当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了!!”顾梦灵声音清脆动人,但是手上已经是给了顾如雪狠狠两个耳光。

    “你竟敢打我!!”

    顾如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痛,比蜜蜂蜇伤还要刺骨,痛得声音都高了八度。

    顾梦灵吹了吹自己的手掌,站到了夜天孤的身旁,对顾定国行礼:“二妹妹御下不善,做姐姐的我有责任管教,还请父亲不必奖赏。”

    柳如莺的眼睛都要喷出火了,自己刚才就应该把她的胳膊折了,但面上又很快挤出一个体面的笑容:“此事如此错综复杂众说纷纭,为了梦灵的清白也为了皇室的清白,妾身以为还是请出定贞玉蟾检验梦灵的清白才好。”

    她打的主意是,这个没有灵根的丫头肯定制不住那癞子,就算侥幸逃脱也躲不过这定贞玉蟾。

    果然是又恶毒又狠辣。

    说着,就让贴身嬷嬷拿出一个红木盒子,打开了里面是一个精致剔透的玉蟾,它张着嘴就是为了承接女子的指尖血,若是处子则发出莹莹粉色的光,反之则暗淡不应,可是今天这枚定贞玉蟾早就被动了手脚,很符合柳如莺一贯的佛口蛇心。

    顾如雪自然心领神会出来补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