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章 婚姻大事不可以将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管好你自己的公司,都丢了这么多单子了。”

    司皇目光一紧:“我们公司的事,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呗。”

    司皇走到一旁给助理电话,之前的招标案子又失败了。

    怪不得最近诸事不顺,原来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样的身份?

    司皇回头看了月昕:“下次再聊。”

    纪禹翻白眼隔着空气踢他一脚:“滚就滚快点,不要妨碍我们两个人的感情。”

    司皇心里憋着一肚子火,这个臭小子真的太拽了。

    他只允许自己拽,别人这么对他不行。

    纪禹把月昕额头轻轻敲打:“我告诉你,你绝对不可以跟他说话。我会吃醋的。”

    “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到期了,我就不续约了。”毕竟项目合作,也是为了公司效益。

    有时候为了挣钱,也得放下个人恩怨。

    “他就是贪图你的美色,我可不允许别人这么对你。你永远都是我的,你是我的小可爱。”纪禹的醋意很大,也表现出来。

    不开心还要憋在心里,岂不是会病了?

    “好啦,不生气了,我也对他不感兴趣。我的小可爱老公,乖乖宠我。”月昕打他的脑袋。

    两个人谈恋爱就得互相恩爱,像个孩子一起玩,一起闹才有意思。

    纪禹把她抱着:“我不怪你,是他脑残,知道你有了我还穷追不舍。不就有点臭钱吗?妄想腐蚀我们的爱情。”

    月昕也把他后背轻柔拍拍:“只要彼此的心坚定,再多的考验都不怕。”

    “我不要考验,我承受不起打击。反正,我会很爱你的,绝不是说说而已。”纪禹早就把她放在心尖上了。

    “待会去哪儿?”

    “去筹备咱们的婚礼,你也不许一直操心工作了,赚钱的事交给我。”纪禹把她的脸掐掐,对她就要宠到底。

    “没办法,也是为了生活好得一直工作,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

    “你有了我,我就是你的安全感。我能负担起一个家的责任,不要让我担心你,你操劳我也心疼。”纪禹愿把自己的柔情都给她,只想让她一辈子都充满喜悦。

    爱这种东西一旦存在,就想拼了命对她好。

    看着她会喜悦得全身颤抖,见不到了又难过。

    书上的一句话,电视剧一句台词,一句歌词都能让人感同身受而伤感。

    深深爱着她,也会让她永远沉浸在欢喜里。

    月昕摸他的头:“安心工作,咱们都不要好高骛远。”

    “宝宝,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我都替你实现。”

    “我想要小型婚礼,请好朋友就行。我要真心祝福咱们的人参加婚礼。”月昕对那些虚假的人也讨厌至极。

    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用自己的眼光去评判别人幸不幸福。

    那些亲戚也不见得就真的为你好,他们还巴不得你永远痛苦。

    所以人活着,尽可能做自己。

    总是为了别人而活,实在太辛苦。

    本来人生就那么短暂,快乐的日子是自己争取的。

    谈生意,没办法选择三观符合的客户。

    只能挑着他们爱听的话说,只有回到家才更好地做自己。

    纪禹说:“你想要的,我都满足你。”

    “咱们领证了,应该也去见见你的父母。”她还想着送老人家喜欢的礼物。

    纪禹表情立刻不自然了:“结婚是我们的事。我们两个人幸福就好。”

    “可是,我们也要尊重一下大人。”月昕猜想他可能与父母相处得不是很好。

    “我选择的人只有你,谁让你是我的宝宝呢?让我准备准备吧。”纪禹尴尬死了,他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可是怕她生气。

    两人一起挑选新家具,看着对方的眼睛,就觉得阳光灿烂。

    “老婆大人,你喜欢什么样的就买。”纪禹喜欢挑选好东西送给她。

    “我也不追求多好的东西,按照我们的能力来买。”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消费不起,没必要得到。

    纪禹说:“我炒股赚了一些钱,咱们婚礼上的事不用操心。”

    “炒股是有风险的,只能用一部分钱作为投资。”月昕比较务实。

    “风险大,赚得也高,总之我不会让你跟我过苦日子。”纪禹对她永远负责任。

    “其实你做直播,还是做模特也挺好的。”

    “我不想让别人说你倒贴养小白脸。”纪禹知道她承受也多,女人找个比自己小的,就被说老牛吃嫩草。

    “只要我们不在意,别人说什么都是放屁。男人找年轻的,怎么就是夸他有本事?现在男女总是被一些人拉出来对立,就是为了骗取流量。”那些人,不知道带坏了多少小年轻。

    年轻人的三观还没有固定下来,所以容易被别人所影响。

    “我只想跟一个人谈一辈子恋爱,你一定要做到哟。”月昕用手点他的鼻子。

    “你放心,我这辈子除了你,谁都不在乎。你就是我的女神,是我的心头肉。”纪禹捧着她的脸忍不住亲。

    他们这辈子一定会幸福的,一生追求的唯有她一个人。

    晚上。

    月昕出来见了安娜,她披着红色的大衣,喝着柠檬汁发呆。

    “大美人,又有什么烦心事?”月昕立刻坐下。

    “最近杂志上了,销量是多了,可是被男粉丝投诉了。”安娜咬了吸管。

    “就是关于婚恋的那个杂志吗?”

    “嗯。那些男人说我们不客观,包庇女性,导致他们越来越难结婚。”安娜说着忍不住冷笑。

    月昕点了背芒果汁:“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各有各的理由。男女中都有异想天开的人,也有的真心想过日子。”

    “我只是觉得人有一些奇怪,没有感情基础,有些人愿意结婚生子,一个人不好吗?到时候得不到爱了,又说对方变了。其实,从开始的初衷,只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而不是爱。”

    “不知道,有些人可能爱不动了。以前把感情给了某个人,觉得跟谁在一起都是过日子。”月昕没有谈过,也是总结别人的说法。

    安娜撇嘴大喝一口:“我不觉得婚姻大事可以将就,双方不快乐,孩子也会痛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