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我不想失去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劳斯劳斯的车开远了,月昕才把笑容收起来。

    为了生意,就要笑迎八方客,不管承受多少委屈。

    人为了吃口饭,什么委屈都吞下。

    月昕立刻没笑容了,工作的时候总是笑,有一些累。

    纪禹跑过去抱紧她,月昕以为是坏人差点要踢他。

    “昕昕,我不想失去你。”

    “怎么了?”

    “根据男人的直觉,他肯定喜欢你。”纪禹把吃醋都写在了脸上。

    “你疯了吧?人家事业有成,不缺女人,而且别人也看不上我。”

    “你那么完美,人见人爱。我不管,你就是最优秀的。嘻嘻。”纪禹把她的手握紧,打死不放开。

    月昕才意识到不对劲,说:“你不是病了吗?怎么过来了。”

    纪禹立刻眯了一只眼睛,然后扶额:“哎哟,痛死我了,呜呜。”

    月昕轻轻拍了他脑袋:“别给我装。”

    “我是真的痛,你不关心我,还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这对我的心灵造成多大的伤害啊!”简直是太残忍了。

    月昕不禁头疼起来了:“我需要事业,我必须安抚客户。你以为现实是演偶像剧吗?每天都黏在一起还有钱花?想要赚钱,就得学会巴结,把自己当成孙子。”

    她每天忙得要死,还要面对他的质疑,不得不火大。

    “亲爱的,你是为了他跟我生气吗?你不可以这么说我的,我才是最爱你的人,他就是图你好看。”纪禹心里有丝丝苦闷,还是忍不住哄她。

    清凉的风吹来,月昕的短侧分头发轻轻飘逸,十分好看。她本来就是清冷的性格,在在乎的人面前,才能做自己。

    “总之,我不是不在乎你,而是事业对女人来说太重要了。”有人说一个满口是你的男人,会在某一天背叛你,伤害你;唯独口袋里的钱不会离开你。

    想要一切,经济独立是最基本的。

    这一生,每个人所图的不一样,她决不能再做那个连十块钱都买不起八音盒,苦苦看着橱窗满眼渴望的女孩了。

    现在她需要什么都会努力得到,决不会依附别人。

    纪禹一把把她抱在怀里,眼睛里满是心疼:“昕昕对不起,是我太幼稚了,所以我让你伤心了。如果工作太累……”本来他想说我养你,还是改口了,“我的肩膀给你靠。”

    月昕也抬手抱了抱他的腰:“我的态度也不太好。”

    “不,我的宝宝绝没有错,全都是我的错。”纪禹的眼眸里还是因为她而带着璀璨。

    对一个女孩极致动心,就是要让她无忧无虑的。

    “走吧!一起走一走。”有时候散散步,也会觉得挺开心的。

    在客户不理解,训斥之余,还有一个人来慰藉你的心。

    此生所求,钱是基本,爱情是其一。

    在这时代,不是将就的男女选择结婚,是一件非常有勇气的事情。

    谁都怕受伤,想要从一而终。

    如果,牵了手就可以走一辈子,该有多好?

    月昕也看着他青春洋溢的脸,突然眼眶红了。

    是不是从来没有被人好好爱过,才会因为他的温柔而打动。

    以前,月昕的择偶标准是最少大她三岁,事业有成的成熟男士。

    可是,她喜欢他,不在乎他的年纪,赚的钱有没有自己多了。

    认真的女孩子,总是比男人更容易付出,可是又有几个男人珍惜?

    所以,哪怕她爱着,也不想表露出来太多,装作一个冷漠的人。哪一天,哪怕他离去了,也可以装作潇洒不在乎吧?

    纪禹伸手揉了揉她的眼角,一滴温热的泪沾染在手指上,他立刻带着忧愁。

    “亲爱的,你怎么不开心?我会伤心的。是我刚才太凶了?对不起。”跟自己心爱的女人低头,没有什么好丢脸的。

    月昕哪里会说是因为在乎他?而是摇摇头:“只是眼睛进灰尘了。”

    纪禹立刻凑近,吹着温柔的风过去了:“宝宝,好点了吗?”

    “好多了。”

    纪禹摸了她的头,吻她额头:“亲爱的,我的直觉没错,那个男的肯定对你有意思。以后你上下班我都送你。”

    月昕有了些许傻笑:“你想多了,他那样的家庭,是不会找普通女孩的。越是有钱人,越懂得寻找有实力的女人结婚。而不懂得忠诚与责任的男人,还是在外面找年轻好看的狐狸精。他们又要原配辅佐事业,又要玩着好看的。”

    纪禹有几分难过,他比谁都清楚大家庭里多么复杂。他们都是表面和谐,实际上都为了多分一点钱暗自较劲,陷害算计等。

    “我始终相信爱情,比如我和你,就是真爱。”

    月昕笑笑,带着几分苦涩:“还没有走到老,走到死,谁知道呢?有些人在别人面前恩爱得无可挑剔,老伴一死就勾搭别人了,一两个月就再婚了。”

    这世上,唯有人心不可考验,万有九千九百九十九输。

    纪禹用手捧着她的脸,眼眸里都是温柔:“我不会背叛你,背弃我们的爱情。这一生,我纪禹都终于你。”

    月昕看到他深切的眼神,更不敢打开心房。不敢爱,不知道如何去爱。

    她能给纪禹的,就是鼓励与陪伴。

    不管他以后如何改变,她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

    月昕是一个死心眼的人,认定一件事会做到极致,认定一个人就会绝对忠诚。

    忠诚专一本来就是一种基本,却被人说成滔天的伟大。

    纪禹背着爱人:“亲爱的,我希望你每天都快快乐乐的,我爱的人必须快乐。”

    月昕抚摸了他的脑袋,他是一个温柔的男孩。

    “我挺快乐的,最近的订单多了,你也一直在我身边。”谁不想要一段天长地久的爱?

    纪禹回头看她,温柔挂在了绝美的脸上,好似春天的花可以融化冰川。

    “亲爱的,我能在你的心里,是我的幸福。人这一生,最重要的是有人爱,爱也是值得的。我会抓紧你的手,永远不负。”爱一个人就要大声说出来,用甜言蜜语装扮两个人的生活。

    月昕靠在他的背上,好像也能听到他的心跳声,就像擂鼓一般让人振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