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恐惧婚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月昕退步,声音提高了:“不要对我这么好,不管你有任何目的,反正你不会从我身上得到你想要的。”

    她这一生只会爱自己,只有愚蠢的人才会选择爱情,因为十有九点九九输。

    “我是发自内心对你好的,请你不要过多猜测。我只想单纯的对你好,难道也不行吗?”纪禹也着急了,嗓音重了一些。

    难道他这些日子的付出,她都看不到?

    月昕快步往前走拿出手机给司机电话:“定位发给你,你把车开过来送我回去。”

    纪禹单车也不要了,追着她问:“你为什么生气,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他不知道女孩子的脾气说来就来。

    月昕不想回答,落花飞在四周,也没有欣赏的心。

    司机小王来了,月昕就上车了。

    纪禹追着车跑:“你为什么突然生气,有什么不开心的就不能告诉我吗?”

    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想要得到一个答案,他可以为了她改的。

    纪禹追不上去,眼角都湿润了。

    “你怎么突然不理我了?”

    月昕在车上一言不发,回到家以后把高跟鞋甩掉,一天的疲惫扫了一点。

    原来,她也开始在乎一个人了。

    从来没有得到过真心的人,会沉迷被照顾的这种感觉。哪怕再坚强的人,也是需要爱的。

    “纪禹,你不要再出现了。我怕自己会动摇。明明知道你和我之间没有未来。”

    月昕从不在感情上做无疾而终的开始,因为人心不可测,一开始再甜蜜都有厌倦的时候。

    这一生,她只想自在一点,不为情所累。

    在这世道能够得到一份真心,比登天还难。

    因为,爱你的人,你未必爱。

    你爱的人,未必是爱你的人。

    相遇了,没有结果,为什么命运要安排相遇?

    如果她是十八岁的小姑娘,肯定喜欢他那个类型,也有勇气谈一场恋爱。

    现在的她经历太多,各种各样的嘴脸也见识过,对人心只有恐惧。

    相信爱情,还不如相信母猪会飞,别做一个被伤害的人。

    谁都向往爱情,可是身边人,还是新闻上的许多悲剧,让人害怕。

    有杀妻骗保的,有冰柜藏尸的,有凤凰男用老婆钱包女人的……

    这种事情真的让人恐惧,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害怕婚姻,只能相信自己。

    人生的路,只有自己经历过才明白,别人给你的选择都不是对的。

    有人选择将就结婚,有人选择孑然一身,都是一种选择,没必要互相指责。

    没有经济独立,被出轨了还忍气吞声,对她来说才是可悲。

    真正的爱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有人说,你需要去经历才明白值不值得。可是,谁都怕赌输了,怕一败涂地。

    月昕从冰箱里拿出了豆腐花,坐下来吃。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自由自在,窗台还有她喜欢的小植物。

    谁都要忍受孤独的,哪怕有一天你结婚了,两个人不可能每天粘在一起。

    又或者,有人找了别人,有人死去。剩下的路总是让你去走。去扛。

    月昕不想依赖谁,怕有一天失去了接受不了。

    她一直是重感情的人,只不过不喜欢表现出来。

    从前爷爷对她好,死去了也没有当众哭。她觉得爷爷在天上享福了,他一辈子太苦了,也算是解脱。

    可是,那些装哭的人去指责她没有良心,居然不肯哭。

    眼泪多,并不代表就真心,人总是纠结于表面上的虚假。

    月昕吃完了躺下来了,不知道自己内心真正渴望什么?

    对纪禹发脾气是不想再受他的好,她怕自己一场空。

    认真的人,总想着一生一世,可是不是所有人谈恋爱都能遇到对的人。有人骗财,有人骗涩。

    这世上的人就不能真心一点吗?

    欠了情债,终究要还的。

    纪禹烦闷不已,买了啤酒坐在路边喝。

    “我是不够帅,还是不够体贴,还是现在小奶狗不流行?我要不要换一个风格,比如哪个霸道总裁?不行,她那么好强,肯定不会接受太富贵的家庭。”

    “呜呜,谈恋爱好难呀,我又没有恋爱经验。谁来帮帮我?我好累。”

    纪禹给金宇打电话,此时他正在包厢里唱歌,身边有妹子在喂东西。

    他看到兄弟的电话,敢紧让她们出去。

    金宇关了声音:“兄die,知道我的好了吧?莫非你要请我喝酒?”

    “我看你想多了,我就想问你……问你怎么追女孩子?”不是所有的人一开始就会谈恋爱的。

    一开始就熟练的要么看电视剧无师自通,那种属于天才;要么就是骗你纯情罢了。

    “你问我,我问谁?我也没谈过。”

    “我去,你每天出去玩,居然不泡妞?鬼信你。”

    “兄弟我也就是逢场作戏,压根没有实际行动。这世上只有仙女才能让我动心,嚯嚯嚯。”金宇开始45度角仰望天花板,幻想未来的女朋友。

    一定要肤白貌美,大长腿,说话轻声细语……嘻嘻,简直要把口水流下来了。

    纪禹忍不住咳嗽了:“请你不要白日做梦。”

    “我就做梦,略略略。人要是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金宇还在偷笑。

    “看你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不问你了。”纪禹发现自己找错人了,可是又不认识太多朋友。

    “好吧,我就告诉你。追女孩要耐心,送女孩子喜欢的礼物,什么口红包包衣服。你这么有钱,送房子车子都没问题。再不行,你送一辆私人飞机。”

    “我想用真心打动她,而不是只砸钱。”

    “真心?你也得让女孩子有保障才行,贫贱夫妻百事哀。”

    “女孩子喜欢什么样的衣服?”

    “那些大牌你自己搜一搜。不找我喝酒我挂了,我还要跟美女唱歌。”

    “唉,你天天吃喝玩乐,有什么意思?”

    “没意思啊!可是我太空虚了,不花钱,难受。你也知道,我们这样的人只能和家族安排的女人结婚。我们读书,读大学,专业都是家里人安排的。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们做主?现在只能趁着年轻,玩一玩。”

    顶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