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给她穿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月昕赶紧捂住他的嘴巴,露出了嫌弃的表情:“给我滚远点。”

    纪禹勾着唇笑笑:“哟哟,仙女姐姐对我好凶啊,我的心受伤了。”

    他突然自编自唱:“我的心儿受伤了,仙女姐姐却不知。可怜的我,能否得到一丝丝的爱的。”

    月昕把他嘴巴捂住,把他脑袋晃动了:“臭小子。”

    “咳咳,我要死了,姐姐不要伤害我。”纪禹不知道多难受了。

    月昕赶紧放开他,他立刻做鬼脸:“我就知道仙女姐姐还是关心我的,舍不得我受到伤害。”

    月昕直接装吐:“我要恶心死了,我劝你多做事,少说话。”

    纪禹捏自己脸蛋:“我脸皮厚了,我改不了怎么办?”

    月昕冷哼:“你嘴巴不需要,可以捐给需要的人。”

    “我要是没有嘴嘴,我就不帅了。我的未来媳妇,会伤心的。所以为了我媳妇高兴,我一定要保护好我这张嘴。”

    月昕忍不住抓了头发:“你为什么如此快乐呢?”

    “因为我见到了你,我就开心了。”纪禹的胳膊左右抖动,“我就要一颗海草海草随风飘,啦啦啦。”

    月昕挺羡慕他的,人快乐点,总比忧郁要好。

    哪怕他长大了一点伤感,这段美好的时光也能回味回味。

    “人的快乐是自己给自己的,不是为了谁。”她起身走几步。

    “可我还是想把我的快乐分给你,我想让你开心。”纪禹看到她总是面无表情,就心疼。

    没有人生下来就是愁眉苦脸的。

    “我快不快乐与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谁?未免管太多了。”月昕不需要别人关心,也不想欠谁的情。

    “好啦,我们要高高兴兴的。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每天都要笑嘻嘻。”纪禹小跑过去给她拿了一双新平底鞋。

    他又溜回来了,蹲了下来:“仙女姐姐,我给你换鞋子吧?每天穿高跟鞋不好。”

    月昕退后几步:“你真的不需要对我那么好,我也不值得任何人付出。”

    “我愿意啊!你比任何人都值得。”纪禹带着温柔的笑抬头,不知道有多可爱了。

    月昕习惯了直来直去,对生活里的人没有那么多巴结,讨好,所以直率。

    “赶紧出门,别浪费时间了。”她到门后换上高跟鞋。

    纪禹把她抱起来,她大叫起来了:“臭小孩,放开我。”

    纪禹才不听呢!把她放到沙发上:“我告诉你,放假的时候,下班的时候,绝对不可以穿高跟鞋。你看你的脚都被磨破了。”

    他看着都心疼,忍不住触碰那些茧子。

    纪禹的心开始疼痛,月昕也感觉到脚上有温柔,心里有暖光。

    竟然是一个小屁孩对她那么温柔,可她知道快乐不属于自己。

    月昕因为工作需要,不得已学穿高跟鞋,刚开始穿感觉好好的,几分钟后痛得要命。尤其是走路久了,感觉双腿不是自己的了,好像被刀锯了。

    没有人关心你痛不痛,只关心你有没有给公司创造效益。

    还有的人就知道抹黑她,说她的钱来得不干净。

    就连父母,亲戚都觉得她就是卖的,不相信一个初中毕业的女孩子有能力当经理,创业。

    所以,她的心怎么能不痛?不恨那些所谓的亲朋好友?

    “别这样对我。”月昕把脚放在地上,地板上的凉意好像不重要,而是他的关怀让人觉得温暖。

    “小姐姐,对自己好点哦,加油!”纪禹低蹲在她的面前,拿起了一只平底鞋子。

    月昕想缩回伤疤累累的脚,被他大手握了。

    纪禹给她穿鞋,系鞋带,十分细心。

    “我这么贴心的人不多了。谁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呢?”他更懂得推销自己。

    “你这么油嘴滑舌,不知道会欺骗多少姑娘的眼泪。”月昕不是很喜欢油嘴滑舌的人,她内心的对象标准是成熟稳重的,话简单一点的。

    纪禹给她穿另一只鞋,抬起头看她:“我不会让我心爱的姑娘伤心落泪。我只会让她幸福地流眼泪。”

    “谁信?”

    “日久见人心。么么哒。”

    “切。”

    他们出去了,好巧不巧隔壁的大娘也出来丢垃圾了。

    “哎呀,隔壁换租户了?两个是一对吧?郎才女貌,真是太好看了。”

    月昕特别尴尬:“我是他姐姐。”

    这一招最好避免尴尬。

    “误会了,哈哈。”大娘笑着走了。

    其实月昕不喜欢这种八卦的人,邻居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才是最好的。

    纪禹靠近了月昕:“大娘的眼光就是好,其实我们两个人挺般配的。”

    “人家只不过是客套,你却当成了真。”月昕对别人的话都会怀疑。

    “嘻嘻,对我来说,好听的话,我就信,不好听的我就不信。”纪禹的笑容有一种魔力,好像可以治愈人内心的创伤。

    月昕不想一直看到他,她其实害怕自己胡思乱想,从来没有过这种复杂的感觉。

    说不清为什么,反正就是不想因为任何人改变自己。

    纪禹跑到她的面前跳舞倒退走:“我是可爱的熊熊,你要夸我哟。”

    “别在我的面前碍眼。这双鞋多少钱?我转给你。”月昕不喜欢欠着别人的。

    “我们之间为什么要如此生疏?这是送你的,我自己打工赚来的。”纪禹想给她买很多东西。

    月昕说:“我不想欠别人的。”

    “我……我又不是别人。”她这样的话太伤心。

    月昕听不清:“你说什么了?”

    “鞋子不贵的。”

    “不管多少钱,我都要给你,你赚钱也少,也要给妹妹省医药费。其实,你更不容易。”普通家庭的孩子总要承受很多。

    月昕不觉得“儿孙自有儿孙福”适用任何人,因为家人需要提供爱与物质,否则真的很难打拼。

    现在很多行业都稳固了,除非很创新的东西才能赚钱。

    生活的压力接踵而来,生存是艰难的。

    “我不怕,我会乐观下去的,我也相信妹妹会好起来。”纪禹冲她笑。

    月昕觉得自己太严肃了,也怕伤他的心。一个人整天嘻嘻哈哈,有时候内心也是孤独的,不代表就能随意开玩笑。

    顶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