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他带她去出租屋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些神经病说你一天到晚不顾家,在家了又说你天天花老公的钱不干活。

    这世上的人,就是这么双标。好处想要占,责任不想出,更有甚者,女人还在嫌弃女人。

    “我绝对不会低头的,男人能做的事我也能做,会越来越多人喜欢我的衣服。”月昕有梦想,就是让自己设计的衣服得到认可。

    现代衣服,汉服,她都喜欢,要把传统文化发扬光大。

    月昕走出去了,链条包在身前甩了甩,觉得人生好无助。

    她坐在花圃前,托腮发呆,看到一只流浪猫正在看着她。它很瘦,橘黄色的,尾巴耷拉。

    “你也没有家吗?你也孤独吗?”

    “这辈子,我都孤独终老了吧!我一点不遗憾,没有谈过恋爱。因为没有男人值得我付出。我要对自己好,在能力范围内买我喜欢的东西。”

    纪禹抬头,天空有好几颗星星,星星不多却明亮。

    其实,闪亮的东西不用太多,只有眼前人就行。

    月昕有些困了,她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在陌生人的怀抱里能放松戒备呢?明明才认识那么短的时间。

    而其他男人看她就觉得不适应,碰到她的手都恶心好久。

    这样的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这辈子,我的眼睛里只有你。”纪禹小声说。

    他拿出电话,给人发了一条短信。

    纪禹拦车去了,抱着她的时候心里是欢喜的。

    “小仙女,总有一天你会看上我的。我也会,待你如初。”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睛里只容得下她。

    “我真是幸运,才会在茫茫人海里遇到你。”

    纪禹的微信响了,他打开了看是金宇的。

    金宇:我好穷,求资助。

    纪禹发了“翻白眼”表情,给他转了一笔钱。

    金宇:谢谢大佬,么么哒。

    纪禹:你千万不要对我么么哒,你这个无耻之徒。

    金宇:无耻之徒谢谢您啊!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纪禹:黑你个草莓的锤子。

    金宇:周末我请你吃饭,跟我去蹦迪吧!

    纪禹:不去,我不喜欢太吵的环境。

    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想想怎么抱得美人归。

    金宇:你不对劲啊!今天我去你公司找你,老李都说你不在公司好几天了。

    纪禹:闭嘴吧你,我想去哪里都不关你的事。

    金宇:啧啧,你凶我。我委屈死了。

    纪禹:我就静静看你装逼。

    ……

    目的地到了,纪禹让管家租了个普通房子,作为穷人只能住一百平的两室一厅。

    这是个挺安静的小区,住着几千人而已。

    纪禹抱着人下车,看着她的每一个瞬间,就觉得心情畅快。

    他到了屋子里,把她放在床上,给她吃了解酒药。

    “唉,我的女人这么辛苦,我太心疼了。可是,你想独立,我也敬佩你。女孩子本来就不容易。”他给她脱鞋,给她捏了捏脚。

    如果可以每天照顾她,心情自然是美好的。

    人的一辈子,漫长而孤独,爱人比什么都重要。

    纪禹忍不住俯身,摸了摸她的发丝,忍不住亲她的额头。

    “你放心,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不让你哭,不让你委屈。”

    第二天。

    暖暖的阳光落在她的身上,美丽的脸庞就更加晶莹剔透。

    月昕的长睫毛很美,扇形的阴影落在脸上。

    她的肌肤比白瓷还要美,无可挑剔。

    纪禹就在床边半蹲着看她,眼眸里唯有她独特。

    “我的仙女就是好看。”

    月昕习惯早起了,阳光再暖一点就醒了。她看到身边的人尖叫起来了,赶紧用被子包着自己。

    “渣男,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纪禹站起来的时候有一些腿麻了:“我没有怎么对你,你昨天睡着了,我就带你回我的租房了。”

    “我以为这是酒店,你租的地方还挺大啊!年轻人省着点花。”月昕觉得他应该降低成本,与妹妹改善生活。

    “这是亲戚便宜租给我的,其实……人家好穷的。但是,作为一个年轻帅气,积极向上的少年,我绝不会向生活低头的。我就要乐观面对每一天。”纪禹就快洒下几滴泪了。

    月昕觉得他就是戏精本精,这性格切换自如。算了,他说任何话都当不得真。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一天天那么闲。”

    纪禹说:“我一天打三份工,今天要上夜班。”

    “那你先休息吧!昨天……也谢谢你。”月昕睡在他的床上,确实尴尬,赶紧下来了。

    纪禹挥挥手:“我先出去了。”

    月昕看到自己还是昨天的衣服,那个臭小子应该不会禽兽到把她……

    她昨天不得已喝了几杯白酒,所以容易醉过去。

    如果应酬不需要喝酒该有多好,吃菜喝汤又有什么不好?哪怕喝酒,也小酌怡情。

    可是甲方未必就愿意,许多规则不是明着说的。

    他们喜欢用酒量大表示诚意,简直无语。

    如果出了事,又开始甩锅了。

    月昕出去了,头发侧分散落下来。

    纪禹把水果拼盘端到桌上了:“吃饭饭后吃水果。”

    月昕看到了四菜一汤,遇到他之前,她很久没有吃家常菜了。

    因为工作忙都是在外面吃,要么点外卖。有一段时间吃泡面都吐了,一闻到那个味道就不行了。

    “你做菜挺好吃的。”月昕坐下来了。

    纪禹眨眼睛:“谢谢小姐姐夸奖,我会经常给你做好吃的。”

    月昕可不要跟他接触太多,她怕习惯了某个人,一旦他变了,消失了就会失落。

    她不想有失落感,不想做一个可悲的人。

    以前期待家人爱,不管怎么干活,汇钱,在他们眼里就是做得不够好。

    父母只会到处说她懒惰,比不上别人家的孩子好。

    他们怎么不问问,他们又比得上别人的父母爱孩子吗?

    自己不行,就会说子不嫌母丑,可是他们根本没有真正尊重过孩子。

    人只有经历过才明白,不是所有的父母都配做父母,两个人结婚应该考试的。

    他们总以为生下来,随便吃口饭就伟大了,却不知道各方面都要投资。

    这是个很现实的社会,什么都需要钱。

    顶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