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你一定要乖乖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不是废话,我是关心你。”纪禹纪禹保持恬静而好看的笑。

    月昕把他推开,不喜欢别人碰自己。

    无论是身边人还是看新闻,男人给她的印象就是薄情寡义,说地漂亮,却做不到。

    纪禹蹲了一些,把手揣在脸颊上,用小绵羊的眼睛看她。

    “仙女姐姐总是推开我,我的心好痛。毕竟我这样的小仙男不多了。

    月昕压根不想搭理他,赶紧侧身了:“我劝你把自己的嘴巴缝起来,否则总有一天你的嘴巴会被人打弯。”

    “那可不行,我长得帅又爱说好话哄仙女姐姐,我要是没有嘴巴了,可是人间的一大损失。”纪禹实在是自恋。

    月昕眉眼都是冷傲:“你这样下去,一定会得失心疯。”

    纪禹凑头过去,大眼睛更加硕亮:“我没有你,我才会疯。”

    电梯门打开了,月昕不等他就走了。

    这个臭男人说话,就会让人生气。

    纪禹蹦蹦跳跳跟随他,最喜欢挨着她了。

    月昕的发丝划过脸上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一抹醉人芬芳。

    这是她独有的味道,让人一辈子也忘记不了。

    手术室外有家属等候室,看着冰冷的铁门,会让人有一种压迫感。

    月昕第一次动手术,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爱人在,总会让人觉得孤独。

    其实,她早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要不是动手术需要人看护,还有搀扶,她连任何人都不想见。

    纪禹往前一步,突然握着她的手:“你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月昕感觉到他手掌的温度。第一次有男生牵她的手,还是一个才认识几天的人。

    她分辨不出这种感受,不排斥他握手,却不喜欢任何异性。

    月昕把手收回去了:“我死不了。”

    纪禹眼眶带着红,把她嘴巴轻轻捂住:“不许这么说,一定要好好的。”

    “别装得这么熟悉。”月昕立刻转身了。

    护士按了密码,加上身份牌才能打开手术室。月昕跟着人一起进去,立刻感觉到了冰凉与压迫感。

    她在护士的带领下换拖鞋,走过几道门,进入了手术室。

    灯光是莹白色的,带给人一种冰凉,手术床上铺着绿色的毯子。

    月昕把上衣取下,躺了上去,护士用绿色的布把她全身遮挡起来。

    月昕戴着口罩遮挡眼睛露出口鼻,动手术的位置也剪开了一个洞。

    左手扎针,挂着药水,右手往上抬着,夹着血氧饱和度探测器。

    麻醉的针扎在手术位置,比抽血的时候痛几倍。

    人间的那么苦她都尝过了,这种身体上的痛苦算得了什么?

    医生说:“你非常淡定。”

    “没什么。”

    动小手术的时候,医生护士为了他们的缓解压力,选择聊天。

    人在说话的时候分散注意力,也不会那么紧张。

    月昕只有在工作的时候健谈,平时沉默寡言,所以别人问什么都随便敷衍。

    “你一定要多笑笑,你长得这么好看,前途无量。这种病除了饮食,激素高,还有不开心导致的。”

    月昕说:“一个人只有外貌远远不够的,能力最重要。”

    她从不觉得,一个人有了外表,就可以有恃无恐。

    这个社会上有太多的诱惑,还有坏人,让人开心不起来。

    因为你好看,女人升职了,别人就会觉得你是靠男人。

    垃圾男女们的嘴巴,永远那么贱。

    纪禹一直在手术室外等着,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里压力很大。

    “仙女姐姐,你可一定不能有事。”

    他的心如棍子在搅动,十分杂乱。他想好好守护她,并不是因为同情她一个人住院没有家人朋友。

    手术做得很快,护士让月昕看了肿瘤,有点像按摩猫咪的玩具。一个小圆底盘,上面有一坨坨凸起来的肉。

    肿瘤需要化验,还不知道是良性还是恶性。

    人有时候熬夜,不按时吃饭觉得无所谓。

    可是真正到了生死关头,就有了求生的欲望。

    那些折磨她的人都没有死,她凭什么死?

    月昕要看着伤害她的人,下场凄惨。

    护士帮她拿药水,月昕说:“其实我可以自己拿。”

    她的性格就是不想麻烦别人。

    “我来就好了,而且你动了手术不能抬手太久。”护士姐姐的声音特别温柔。

    手术门打开了,纪禹立刻带着笑容,走过去拿了药水袋子。

    “我来就好,谢谢你们救了我的仙女姐姐。”

    月昕看到他那么开心,看到他守在外面,估计是一直站着。

    为什么认识几天的人,可以对她这么好?

    而生她的父母,就想着索取呢?

    每一次没钱了问她,弟妹不“听话”了找她诉苦。

    父母记得弟妹的生日,唯独不记得她的生日。

    她要的又不多,父母给她煮个鸡蛋,点上几毛钱的白蜡烛都可以。

    别人轻而易举得到的爱,她从来都没有。

    身边的一些人因为缺爱,被男人三言两语骗了。

    早早成为了母亲,还遭受了背叛。

    有些人为了孩子默默忍受,有些人直接丢下孩子跑了。

    这世上,没有这么多的爱,人想的只有自己。

    回到病房里。

    纪禹抱着她躺下来,挂上了药水袋。

    “你一定要乖乖的。”

    “纪禹,你的服务好像过头了。”月昕总觉得他做的事,不是一个护工的职责。

    纪禹把手指放在下巴上:“你猜呀。”

    “你很无聊,我一点都不想猜。”

    纪禹摸了她的头:“你一定要快乐,我也相信肿瘤是良性的。给你表演一个双簧吧!”

    他开始了男女对话,学女人说话的时候太搞笑,月昕忍不住笑了。

    纪禹看她开心,表演得更加卖力了。

    原来爱一个人的时候,心情是畅快的。愿意扮成小丑,让她开心。

    “你真的好娘。”月昕赶紧严肃起来了。

    “让你高兴,让我做娘娘都可以。”纪禹吐舌头笑。

    “你想的倒是挺美的,做娘娘哪有那么容易?”

    纪禹立刻咬住了并拢起来的大拇指与食指:“皇上,臣妾美吗?”

    月昕实在忍不住笑,好久没有笑了,居然因为这个小屁孩开心了好几回。

    顶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