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姐姐是吃醋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行,我不喜欢欠别人的。”月昕把几千块放在他的手里了。

    “好,那我给你买好吃的。做好吃的。”纪禹收下了,何尝不是一种信任呢?

    他蹦蹦跳跳去了厨房,拿起水果切了,做一个好看的水果拼盘。

    纪禹忍不住拍几张照,她看到了能有一丝丝高兴就好。

    月昕看着手机,给下属下达命令。

    纪禹悄悄走过来了,把水果拼盘放下。

    “饭后水果,记得吃哦。你要是不介意,我喂你也行。”

    月昕发现她热情过度了:“你也吃。”

    “好,我等你先吃。”纪禹的眼神里,始终有光芒。

    月昕突然抬头:“你吃过了吗?”

    “没有呢!我也好饿呀。”

    “你也吃吧!不用等我的。”

    “好。”纪禹赶紧去小厨房盛饭,他爬上病床,坐在了她的对面。

    “你干嘛?”

    “我陪你吃饭啊!这样你就不孤独了。”

    “我不孤独,请你下去。”月昕对他的好感全都磨灭了。

    纪禹只好嘟嘴,走了下去:“好吧!帅哥总是孤独的,我要一个人吃。”

    睡觉时间到了。

    月昕有一些防备心,生怕他会欺负自己。

    纪禹躺下来了,侧脸看着她:“有事叫我哦,我睡了。”

    月昕也握着被子,带着警惕:“我还是找女护工算了。”

    纪禹立刻急了,下地,走到她身边:“仙女姐姐,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你说的话太夸张,你能正常点吗?”月昕发觉他的脑筋有点不正常。

    纪禹带着几分哭腔:“姐姐不许不理我,我不让你换护工。呜呜,我可怜的妹妹啊!哥哥对不起你,挣不了钱了。”

    “呵,我劝你还是少卖惨。”月昕知道痛苦只能自己知道,因为别人只会嘲笑你罢了。

    “我力气大,我到时候可以在你手术后照顾你。不许换掉我。乖,睡了。”纪禹给她盖了盖被子。

    月昕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她对任何人都有戒备。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纪禹摸了她的头,温柔不已:“睡吧!”

    月昕的眸子里流露出了奇怪的光芒,他为何要这样对自己呢?

    两个人之间的相处不像是雇主和雇员,反而像……恋人?

    他们之间的相处真是太奇怪了。

    “别这么对我,年轻人要守规矩一点。”月昕严肃了。

    纪禹淡然而笑:“我很规矩的,而且我洁身自好。”

    月昕侧脸不想看他,这个人说的话奇怪死了。

    夜晚寂静,月昕睡不着。明明累得要命。

    住院比工作十几个小时还累,不知道要做什么,还胡思乱想。

    不知道病情如何,又不敢多问。

    动手术后还要等化验结果,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人永远不知道意外什么时候来,只能好好过每一天。

    不管前半生多苦,到了医院里还是想要活着,要抽出时间锻炼身体。

    纪禹侧身,一直看着她,月光洒落进来,眼睛几分明亮。

    第二天。

    纪禹做了清淡的汤,还准备了水蜜桃,草莓。

    “仙女姐姐早上好。请吃早饭。”

    月昕洗脸刷牙后,用手指梳理了头发,她素颜本来就好看。

    “谢谢。”

    纪禹凑近了一点:“不客气。”

    “你可以叫我月小姐,没必要这么称呼我的。”

    “我还是喜欢叫你仙女姐姐,谁让你那么好看呢?”纪禹几分坏笑,他笑容甜死了。

    月昕从没有见过这样爱笑,笑得还好看的男孩。

    她明白无论是成熟男人,还是天真男孩,都是危险的生物。

    人活着,要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远离男人,多多赚钱,才是王道。

    “你以前叫过很多人姐姐吧?”月昕知道嘴甜的不一样花心,可是花心的男人就是懂得花言巧语。

    纪禹露出了小调皮微笑,踮起脚看着她:“姐姐是吃醋了吗?”

    “别想了,我才没有吃醋。你的想象力,不要用在我的身上。”月昕挑眉了。

    纪禹靠近了她一步,屈腿蹲下看着她,顺便眨眼睛。

    “等你了解我了,就会知道我不是那些坏男人。”

    月昕还是冷漠的神色:“离我远点。”

    纪禹捂着心口:“哇唔,我真是太可怜了,对姐姐好也被怀疑心术不正。哇!做一个又帅又体贴的帅哥太难了。”

    月昕忍不住摇头,赶紧吃东西了。

    早饭吃了,科室主任做了一台手术后,就有护士过来请他们过去了。

    纪禹蹲下来给月昕穿鞋,她有一些不适应把腿往后缩了。

    “我自己来。”

    纪禹坚持拿起鞋子:“不行,你不方便弯腰,我照顾你,是应该的。”

    “你的服务过度热情了。”月昕想到他也这么对别人,突然有一些不太开心。

    两个人明明没有关系,她也不懂自己为什么有这种奇怪的念头。

    他们坐电梯了,月昕有些紧张,第一次动手术,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在。如果出现了意外,只怕也没有人会在乎。

    家里人都是吸血鬼,以前跟同事说了,他们还封建说父母养你必须好好对待。受到虐待的又不是他们,站着说话不腰疼。

    所以,她再也不想跟别人说自己的事了,只想好好对自己。

    家里人不在乎她,她为何要在乎呢?

    有能力的时候,每个月给点生活费,她还是不会亏欠的。

    如果有来生,她想做一个得到爱的孩子。

    一个人在世间太难了,也没有人会理解你的无奈。

    突然间,电梯颠簸了,月昕往一旁倒了。

    纪禹立刻把她抱紧了,眼眸里都是担忧的神色。

    他语气很温柔,呵气如兰:“没事吧?”

    “没事。”

    护士说:“真是不好意思了,这座电梯偶尔这样。”

    “没事。”二人异口同声。

    纪禹带着笑凝视她:“仙女姐姐,我们还是挺有默契的。”

    月昕觉得耳根子都烫了:“你能少说点废话吗?”

    纪禹看着她,眼睛里都是她好看的样子。

    “你好美丽,要是多笑笑,这样子,你会长寿健康而且更漂亮的。”

    月昕翻了白眼把他的脸推了,带着嫌弃:“我警告你,不要这么多废话。”

    顶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