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我想让你快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纪禹用病历本给月昕扇风,整个人被她吸引。

    这么急着撇清关系,真是太伤人心了。

    抽血后,纪禹帮她按了棉签:“仙女姐姐,你真好看。”

    月昕是不会因为他的花言巧语开心:“男人除了巧言令色,还会什么?”

    “我只夸你。”纪禹的眼眸里都是温柔。

    月昕的唇边带了一丝无奈:“轻浮。”

    纪禹还是用了欣赏的眼神:“我不是轻浮的人,等你了解我了,就知道我多与众不同了。”

    月昕吐出一口气:“我不稀罕了解你。”

    纪禹接着还陪她去做CT,心电图,彩超。

    排队的时候,纪禹蹲下来,拍了拍肩膀:“扶着我,你就不累了。”

    月昕才不要这么做:“不需要。”

    等待了好一会儿,还没有到她,月昕有一些累了。

    纪禹把她的手握住,按在了肩膀上:“在我的面前,永远不需要害羞。”

    月昕觉得尴尬,想缩回手,他依旧握紧她的手。

    “仙女姐姐,你可是花了钱请我的,你要不浪费钱,不是吗?”纪禹睁大眼睛,那么萌。

    月昕平时精打细算,买菜尽可能买打折的,钱的确能省则省。所以,她就不再抗拒了。

    纪禹带着几分满足感,女人就是好哄。

    一系列的检查下来,他们回到了病房。

    纪禹扶着月昕躺下来,给她盖被子。

    “仙女姐姐,你不用担心结果的,你肯定是小毛病。”他露出的笑容,不知道多迷人了。

    好像看到了荒凉的大地上开了花,看到了黑暗的天空上有了星辰。

    月昕微微皱眉:“你好吵,我要休息了。”

    “好吧!不许再工作了。”纪禹拉了窗帘,在一旁躺着守候。

    “我是让你出外面。”月昕一点不习惯和陌生人共处一室,尤其对方还是个男人。

    纪禹拉了帘子,凑头看她:“我不走,我要对你负责。万一你被口水呛住,被风凉了,摔下地了,我咋办?”

    “你能盼着我好点吗?”

    “你想康复就好好的,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纪禹的眸子里透着迷离。

    月昕侧身起来拿出手机看文件,纪禹赶紧下地走过去,伸出手:“从现在开始,你的手机由我保管。”

    “你凭什么管我的东西?”

    纪禹凑近她一点,俊美的脸在她视线里放大。他皮肤很好,几乎看不到毛孔。这样俊美的人,走在街上都会让人多看一眼的。

    月昕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奇怪的神色,该死的小屁孩长那么帅,肩膀那么宽广做什么?

    “我想让你康复,让你快乐。你可以当做是我职业道德崇高无比。”纪禹清了嗓子说,当他喉珠滚动的时候让人咽口水。

    月昕把他的脸推了:“别烦我工作。”

    纪禹又不能抢她手机,显得没有素质。他赶紧把手臂抱着,忍不住跺脚。

    “呜呜,仙女姐姐要工作不要美丽的命了。我一个路人都看不下去了。”

    月昕十分不理解他的脑回路,他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可是他卖萌起来,又好看又软萌,就像是小奶狗。

    “别在我面前装了。”月昕把手机关了,抱着手臂严肃起来。

    纪禹微微勾唇,看来她还是听自己话的:“不如,我给你跳舞解解闷?”

    “随便你。”

    纪禹拿出手机放了小声的音乐,随着节奏跳了热舞。他不是倒立掀衣服露出腹肌,就是站起来咬唇,又咬住衣角。

    他本来就帅,正值青春年少。身上的荷尔蒙让人觉得人间美好,桃花都开了。

    月昕再对男人冷淡,看到了他热汗淋漓的样子,就觉得帅死了。

    天啊!她是怎么了?因为老了就有种图嫩草的心理吗?

    一定要控制自己,决不能让臭小子看到内心里的想法。

    这年头,谁也信不过。看似体贴完美的人,也有可能是诈骗犯。

    “你跳的是什么?简直难看死了。”月昕不得已说了违心的话,心不知道跳动了多少次。

    纪禹把手放在了床位架上,眼眸里透出了一丝忧伤。

    “都怪我不好,跳舞差,让姐姐不开心了。”他还抬手对手指,简直把卖萌可爱发挥到了极致。

    月昕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了,说他聪明嘛,他看起来又那么幼稚。

    不聪明嘛,又懂得察言观色,巧言令色。

    “算了,你闭嘴就行了,我要休息了。”月昕侧身了,把被子盖住了头。

    她想忘记纪禹跳舞的画面,可是他耍帅的样子一直挥之不去。该死的男人,为什么要那么做?害她的心一直跳动,火热热的。

    纪禹坐在一旁看着她,原来守护着她,也会带来快乐。

    “我的仙女姐姐真好看。”

    月昕在被子里深呼吸,还是热得不行。

    这个臭小子,为什么要那么萌呢?声音有磁性又软萌,不去当睡前故事声优可惜了。

    纪禹给她盖被子了,喜欢照顾她。

    夜晚来临了,天上散落了星星。

    月昕起来了,整个人还是没精神。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人在医院里都会有一种恐惧感。这里见证生,也见证了病与死。

    “仙女姐姐,我给你做了炖品。”纪禹把汤端过来了。

    月昕说了声“谢谢”,眼眸里还是平静无波。

    “不客气,照顾你是我应该做的事。”纪禹拿出了一根手绳,帮她绑了头发。

    月昕的反应有一些激烈,打了他的手:“别碰我头发。”

    对她来说,只有亲近的人,才可以碰她肩膀和头发。

    纪禹的眼睛里带了难过:“我错了嘛,我不是故意的。我的手欠,我该打。”

    于是,纪禹把自己的手交替打手掌。

    月昕本来生气的,看到他这样子可爱,气也消了一大半。

    “我反应过度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仙女姐姐不会有错的,都是我的错。”纪禹知道女孩子是要哄的。

    月昕喝了汤,鲜甜可口,味道很不错。

    “你做的东西真的很好吃。”

    “你喜欢就好。”纪禹看到她开心,也开心,嘴角勾着了。

    月昕拿出了钱夹,给了他一些钱:“你买了食材也需要钱,给你。”

    “等你出院了再说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