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快放我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能感觉到她心里的孤独,要不是没有依靠,谁会把自己练就成铠甲在身的勇士?

    “你的态度有点问题,我才是甲方。”这个臭小孩真是管太多了,忍不住挣扎。

    纪禹依旧不放手:“我是对你负责,你就得健康起来。”

    月昕不喜欢无理取闹,很快就不挣扎了。为何是一个陌生人对自己温柔?哪怕是为了好评为了酬劳假装的,还是让人有一些动容。

    “你今年多少岁?懂的还是挺多的。”月昕干脆转移了话题。

    纪禹又露出了笑容,贝齿洁白如玉,也不及肤色的雪白与好看。

    “我成年了哦,反正比你小一点,嘻嘻。”他知道大部分的女人不喜欢“弟弟”。还是要假装成熟一点。

    月昕说:“你看起来二十出头。”

    “嗯,二十多了。”其实,他才十八岁,就怕吓到她罢了。

    月昕快忘记了岁月:“挺年轻的,好好干吧!未来可期。”

    “谢谢。”纪禹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快出门的时候,月昕按着门:“小孩,放我下来。别人看到会误会的。”

    纪禹转动了好看的眼睛,眸子璀璨胜过琉璃星光:“不要,这样快一点。而且,你是美丽的姐姐,怎么会在乎别人的看法呢?”

    “这世上,没有人会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是多还是少的问题。”月昕是很在乎名声的。

    以前有人追她,追不到到处说她是有钱人的小,人永远不要觉得别人的心有多好。许多恶毒的人,要比你强,又说你坏话。

    哪怕吃着你的东西,还要捏造你的各种事。

    “仙女姐姐,你不要在乎那些错误的想法,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没有人可以让所有人满意,还有很多人满嘴喷粪呢!有我在,不让别人欺负姐姐。”纪禹的话总是温柔而温暖。

    月昕对他有一些好奇:“你真的这么想?还是人都会安慰别人,却安慰不了自己。”

    当别人安慰你的时候,就是为了让你心里舒服。

    自己遇到了问题,未必就能排解。

    还有人表面安慰你,实际上是传播你的笑话。

    所以,许多人家里出了事,不愿意告诉别人,就是怕遇人不淑。

    那些所谓的好姐妹,好兄弟,亲戚,有时候巴不得你跌入尘埃里。

    “姐姐,我的怀抱是不是很宽广?”纪禹突然调皮发问了。

    月昕对他不正经翻白眼:“别烦我。”

    纪禹把她的手拿了下来,她的手特别柔软,特别好看。

    他打开了门,大大方方抱着人走。

    休闲区,绿草如茵。

    天空也是美丽的蓝色,人只有熬过来了,才明白生命的可贵。

    月昕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也不知道病情是否扩散。

    住院的病人越来越多,需要排队,按照医生的嘱咐检查项目。

    月昕不太喜欢别人太热情,问东问西的。知道是他们的工作需要,需要缓解病人的压力。

    她也能感觉到,他们有点同情她一个人看病。其实一个人并没有别人眼中那么孤独,只要还有自理能力就没什么不方便的。

    纪禹喜欢看她的样子,浓墨色的弯眉,大大的眼睛,可爱的鼻子,红色的唇。

    一头刚过脖子,微卷的短发,带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他看不出她的年龄,感觉才二十岁。可是她眼中的坚毅目光,会让人望而生畏。

    只有不简单的女人,才有这种气场。

    纪禹本身也很帅,碎碎的微卷发垂下,眼睛大眉毛也浓郁。鼻子高挺,嘴唇红如血。

    不仅如此,他还有一米八八的身材,被抱着的时候还能感觉到肌肉。

    月昕从没有谈过恋爱,很少有时间看偶像剧,几个月才能看个几个小时。主角配角是很帅,完美的模特身材与颜值,可是跟这个小帅哥相比就逊色多了。

    她也觉得命运爱开玩笑,她人生里的第一个抱抱,居然是个小帅哥给的。

    月昕自然幻想过另一半,他是个成熟有魅力的男人,刚毅勇敢,会陪伴她成长。

    大部分女人谈恋爱可以选择帅的,可是共度一生想要事业型男人,不太在乎颜值。

    月昕也没有谈恋爱的想法,知道几乎会分手,浪费时间还有感情。

    与其每天纠结男人爱不爱自己,还不如考虑多赚点钱,让事业更上一层楼。

    现实不是小说那么完美,她需要靠的只有自己。

    纪禹发现她发呆了,忍不住朝着他的耳朵吐一口气。

    “仙女姐姐,你是在想我吗?那么入迷。”

    月昕完全没有表情,不是一个容易撩的人:“我不需要想任何人。”

    “你其实可以想我的,毕竟我又高又帅人还好。”纪禹对自己自信得很。

    月昕轻笑起来:“我是不会想你的,你就是个小屁孩。”

    纪禹的眼眸多了几分水润:“呜呜,仙女姐姐以貌取人了。年纪轻又不代表人不好,我也可以照顾人的。你伤害了我弱小的心灵,我好委屈呀。”

    月昕简直被他的精分现场给愣住了:“你是不是出门没吃药啊?”

    “我的确没吃药,才会对这么美丽的你温柔。”纪禹立刻恢复暖阳的笑。

    月昕就快不能说话了,她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很多人说她口才不错。可是,比起眼前的小帅哥来说,还差得远了。

    纪禹看到她又不说话了,几分难过:“你就和我说话嘛,我一个人太孤独了。”

    “你这么喜欢说话,干脆去做相声演员算了,要不陪护幼儿园的小朋友。”月昕快受不了他了。

    纪禹微抿了嘴唇:“我就是喜欢和你说话,我不爱和别人说话嘛。姐姐不高兴的话,我不说了。呜呜。”

    月昕确实有点受不了他那么啰嗦,可是他的声音又那么好听。

    纪禹把人放在椅子上,蹲下来给她按摩了小腿:“累不累?”

    “你不用这样……”月昕不适应别人这么对自己,实在是不习惯。

    两个人也不是很熟,对方没必要这么做。而且,她是一个有防备心的人,总觉得他的温柔不过是为了骗取信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