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这个鲜肉有点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月昕看着饭菜,觉得他是个挺细心的男孩子。

    她拿出手机拍照了,看起来就是不错。

    “快尝一尝。”纪禹带着求表扬的表情,十分呆萌。

    月昕吃了起来,味道的确不错,比一些米其林三星餐厅都好吃。

    “好不好吃呀?”纪禹忍不住问,水灵灵的眼睛里都是期待。

    “一般般吧!”月昕不轻易夸人的,尤其还是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

    纪禹忍不住对手指了,嘟嘴起来:“姐姐不爱我做的菜,我真是一个罪人。”

    “呃,你真是太夸张了。”月昕有点受不了这么作的男生。

    “呜呜。姐姐不给我鼓励,我心情不好,我做菜肯定不好吃。嘤嘤嘤。”纪禹又开始抹眼泪了。

    月昕实在受不了他,可是他撒娇的样子又可爱死了。让人,有一种想捏他脸蛋的冲动。

    该死的,怎么可以对他有这种想法?

    月昕赶紧低下头吃东西,千万不要被男人的外表欺骗。

    他们表面上表现完美,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的。

    对于帅气年轻的男孩,看看就行了,她是一个很理智的人。

    这些年,追她的人不少,因为她的确好看,皮肤雪白,都不用打粉底。可她也知道那些人根本不爱她,而是喜欢。

    等到她不够美,强势的时候,他们就会嫌弃了。

    男人是一种霸道的生物,看不起比他差的人,可是女孩子比他强,自尊心又受不了了。

    女人不要想着结婚就行了,而是要选择爱自己,多挣钱,以后可以和姐妹养老院见。

    她宁可相信鬼,也不要相信人。

    纪禹走过去了,微微俯身,用手指把她嘴唇上的东西轻轻抹掉。

    这种温柔的触感,让月昕带着防备,她赶紧把他的手推开了。

    纪禹的眼眸里露出了一丝难过:“抱歉,是我唐突了。”

    “别靠近我。”月昕侧头,对任何人充满防备。

    纪禹忍不住看着他:“你要学会开心一点,我都没见你笑一下。”

    “有什么值得笑的?”月昕没有一丝辛酸,只有一丝黯然。

    她在家里就是多余的,以前刚出社会被父母压榨。认识了其他人才明白,原来别人都有开明,疼爱孩子的父母。

    父母要她养弟妹,要她给家里钱起房子。他们给过她什么?

    从头到尾都在压榨,还妄想用“我生你就得养我”绑架她的人生。

    没有爱和物质的孩子,注定比别人缺失很多东西。

    纪禹知道她要强,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我给你唱歌吧?”他绕了过去,蹲在地上托腮看她,脑袋左右摇晃着。

    “我是一只小白兔,我最爱仙女姐姐了……”

    月昕忍不住扶额:“你自编自唱的歌好难听啊!”

    纪禹还在唱,唱了几句自己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月昕被他的笑感染了,居然也偷偷笑了起来。

    纪禹看到她有了笑容,脑袋凑近了她一点:“姐姐笑了,姐姐的笑容真好看啊!我太喜欢了。”

    “你才笑呢!”月昕一秒变脸。

    纪禹露出了一丝期许:“姐姐笑得好美,一定要多笑笑,这样才会更好看,更健康的。”

    月昕一个人的时候,不喜欢笑,也不喜欢任何人。

    她快忘记自己上一次发自内心笑,是什么时候了?

    “我笑不笑,与你无关。”月昕不喜欢别人多管闲事。

    纪禹又嘟嘴了:“姐姐别生气,我不会啰嗦了,我只是想夸你。你放心,我没有夸过别人哟。”

    “油嘴滑舌,不会让人信任的。”月昕觉得这样的人,轻浮的比较多。

    纪禹给她倒了一杯水:“给你水水。”

    月昕不高兴还是说了“谢谢”,轻轻吹了喝。

    “姐姐,你该午睡了,我去问问你什么时候动手术。”纪禹要对她负责到底。

    月昕的眸子里还是冷淡:“好,谢谢。”

    “不客气啦,只要姐姐好好的就行。一定要多笑笑哟,拜拜了。”纪禹把东西收拾了,忍不住哼歌。

    月昕轻轻勾唇了,现在的小孩都那么活泼吗?

    不得不说,他的心态很好,或者为了攒钱逼迫自己乐观。

    人真的很苦,所以一辈子都在拼搏,都在失去。

    昨天,月昕一个人办卡,办理住院手续,跑来跑去还走错路。

    别人的身边不是有父母,孩子,爱人就是朋友。

    而她,永远独来独往。

    许多人说她是女强人,二十多岁开了公司,谁又知道她为此付出了多少?

    年轻时,不愿意给客人私人号码,被骂装纯,被骂表子。垃圾付款的时候,把钱丢在她的头上侮辱。

    普通人本来就历经磨难,总是有人不尊重你,羞辱你。

    月昕还遇到禽兽要包她,上下班堵着特别吓人。

    她需要干干净净的自己,而不是为了钱不择手段。

    哪怕她洁身自好,还是有人说她做几,是别人的情人。

    那些肮脏的垃圾,无论男女都是那么邪恶,恶心。

    拿了奖金买一件上千的衣服,就有垃圾说她靠土肥圆拿钱买的。

    为何,那些人的思想就不能干净一点?估计他父母不干净,就觉得所有人都不干净。

    女孩子也可以很优秀,不愿意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可恶臭的垃圾,总是觉得你的钱来得不干净。

    没有家教,没有见识,怪不得一辈子都是蝼蚁。

    纪禹和护士姐姐打招呼了,问了注意事项,在她们的面前就严肃了一些。

    下午。天空弥漫了好看的颜色,纪禹就用手机拍下来。

    他来到月昕的身边:“仙女姐姐,你看天空多美啊!我们出去走一走吧!”

    “不想出去,我要工作。”月昕忙得很,就怕动手术后体力不支,耽误工作。

    纪禹忍不住叹气,语气着急了几分:“仙女姐姐,我不得不批评你了。你怎么可以为了钱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安全?人的健康快乐永远在第一位,明白吗?”

    “没有钱,我连住院的资格都没有,不是吗?”月昕明白活着离不开钱,也知道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

    纪禹把她横抱起来了,带着些许霸道的语气:“今儿,你必须出去透透气,我不许你闷坏了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