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官道首战胜虏骑

    猛然间,那清军壮达身体一歪,竟从马上向左倾倒,战马本已偏向右边奔跑,由于这清军壮达左手还死死抓着马缰绳,此刻战马也被这壮达的尸身余力带得突然转向左边方向,这么来回一晃悠,那壮达尸身在马鞍上再也坐不稳了。

    “嘭……”的一声,立时跌落马下。

    与此同时,那名被张诚一箭从嘴巴直贯后脑的清军马甲,也在此时从战马上跌落,尸身向右倾斜,猛然撞在官道边一棵粗壮的大柳树上,“咣”的一声,清军马甲的脑瓜被大力撞得稀碎,但尸身却因为一只脚还挂在马镫上,被战马拖着在地上。

    仅余的三名清军马甲直到此刻才知道领队的壮达已然殒命,对面是二百余不怕死的明军骑兵,两翼又已被明军精骑包抄。

    不但数量上处于劣势,更是处于被包围之中,虽是身经百战的鞑虏哨骑,此时也无回天之力,但是凶狠成性的他们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处于右侧的清军马甲便立刻兜转马头,打算自张诚等与北边兜截的明军骑兵之间空档处穿出,同时在左侧的两个清军马甲也是无心恋战,与他抱着相同的心思,也都转马头向南面奔去。

    ……

    张诚眼看着剩下的三名清军马甲哨骑有逃跑的意图,所以他一开始就奔着南边那两名清军马甲而去,陈忠紧跟在张诚身边,对于他来说杀奴立功还在其次,护着张诚平安,才是他的首要任务。

    清军马甲哨骑毕竟提前没有准备,属于是临时转向,胯下战马稍微减慢了速度,才堪堪把方向转过来,斜斜的向着西南方向就要冲出官道。

    张诚已然追至他们马后,其中一个虏骑扬起手中飞斧,回手就向张诚就甩了出去。

    张诚眼看着飞斧旋转着飞来,瞬间伏低身体,紧紧贴在马背上,他身旁的陈忠也是向右侧一个闪身,刚刚躲过飞斧。

    就听得身后一声惨嚎,一个刚刚冲上来的前哨骑兵被那一把飞斧切在了脖颈上。

    那飞斧上绕着一根绳索,似乎那边在投射的瞬间,就拉动了绳索,那飞斧更是旋转而进,切在那骑兵脖颈上时,给他造成了一个巨大的伤口,那边绳索受力后惯性的又是一拉,飞斧便离他而去,一股鲜血从那骑兵的脖颈上喷出来。

    “哇呀……”张诚猛然间又是一声大喝,又劈开另一个清军马甲朝自己面门飞来的铁骨朵,双腿用力催动战马朝前追去。

    虽然飞斧和铁骨朵延缓了张诚的速度,但是陈忠此时已追近那两名清军马甲,他抡起手里的狼牙棒就向左侧那虏骑砸去。

    “咣当”一声,那虏骑手里的砍刀自身侧向后一挡,借力顺势从前面奔陈忠的脑袋横削过来,陈忠来不急反应,身体向后仰躺在马背上,刚好躲过这一刀。

    张诚此时刚好追了上来,夹刀棒地向右前方刺来,那虏骑腰身往右一闪,堪堪躲过,张诚一击不中,左手向下用力一压夹刀棒的刀柄,右手则用力回拽,刀尖迅猛的向斜上挑起。

    此时,那虏骑一击陈忠不中,刚刚收回手里的大砍刀,回身就势把砍刀横着斩向张诚的脖颈处,却不料张诚夹刀棒猛地向上挑来,直奔那虏骑咽喉,却被那虏骑兜鍪上的一体式顿项挡住。

    饶是如此,这一刀也使那虏骑气息为之一窒,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一倾,斩向张诚那刀也被张诚闪身躲过。

    “噗呲……”一股血箭射了张诚一脸。

    那虏骑虽是脖颈处有顿项保护,挡住了张诚的夹刀棒,却被缓过来的陈忠狼牙棒狠狠击中后背,一口鲜血自他口中激射而出,人便栽落马下。

    这虏骑虽是身穿两层护甲,也就是防防弓弩远射或是刀砍劈刺,如果被这狼牙棒大力砸中,不死也是砸掉他半条命,就算张诚的夹刀棒,若是近距离大力劈砍在他身上,也会要他半条命。

    “咣”的一声,左前方那虏骑本已脱身跑出三十多步,此时为救那被张诚和陈忠夹击的同伴,竟回身射来一箭,射中张诚胸前的护心镜。

    赶巧张诚此时正好是侧身,这一箭并不是正面直射而中,否则就算有护心镜护着,也会被这虏骑破甲箭穿透。

    此刻这一箭只是斜着射中护心镜,所以没有射进身体里,而是在护心镜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箭痕。

    饶是如此这也让张诚胸间气血翻涌,差一点便吐血昏死过去,这还要感谢那虏骑慌乱中未尽全力射出此箭。

    “嗖……”却后面赶上来的前哨哨总陈铮趁那虏骑回身射张诚那箭的空档,射出一支箭矢从张诚身畔划过,正中那虏骑面上右脸颊,他惨叫一声,便跌落于马下。

    陈忠此时驱马来到张诚身旁,伸手扶住张诚,只见他满面献血,连胸前都是一片鲜红,双目圆睁,大张着嘴,却是没有喘息,也没有叫喊。

    陈忠吓了一跳,大为紧张,忙急切切的问道:“总爷,总爷伤在哪里?总爷……”

    张诚仍是大张着嘴,左手紧紧抓着马缰绳,右手握着夹刀棒的刀柄,刀尖向下插在地上,勉强保持着身体不至落马,却是一时仍说不出话来,身体也有些僵硬。

    这是陈铮也已赶上前来,见张诚如此行状,急忙驱马与张诚并在一起,伸手握住张诚牵着马缰绳的左手,急急呼叫着:“总爷,小总爷可不能死啊……”

    “啊……呼呼……咳……咳咳……”张诚大喘一口气,才勉强缓过来。

    虽仍觉得胸间气血翻腾,却是比刚才好了许多,不由心下暗惊“格老子,差点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他又大喘了几口气,稍稍缓过气来,先瞪了陈铮一眼,骂道:“你老子,你那么盼着爷死嚒?”

    陈铮见张诚没事了,心下顿安,笑嘻嘻的说道:“俺哪是盼着爷死呢,俺是怕总爷不带着俺!”

    张诚也不理他,对陈忠说道:“我没事,还有一个鞑子兵呢?”

    陈忠见到张诚说话已然正常,且面色也略有恢复,方才略感放心,这时听到张诚有此一问,急急忙打眼望向东北方向。

    只见数百精骑奔策着,远远望去滚滚烟尘,一团红云。

    这时,陈铮替陈忠答道:“总爷放心,胡大可带着后哨咬死那鞑子啦,一会准把虏贼脑瓜瓢子给爷带过来。嘿嘿……”

    说完,就和陈忠下了马,一起扶着张诚也下马,陈忠则赶紧解下自己的马鞍,在地上摆好,又和陈铮一起扶着张诚坐下。

    其他的护卫们也都围了过来,策马在周围守护,中间空出一片十步见方的空地,给张诚休息。
    本站部分小说仅支持APP阅读!


上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