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五章 势如破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许显纯去千户所自然扑了个空,得知陆文昭带人去了东司诏狱,许显纯暗自心惊,又觉不可思议,这个陆溜须该没丧心病狂到去杀杨寰吧?

    他真是不想活啦?

    他命人压着张英手下那些人,又匆匆向东司诏狱而去。

    大明朝的诏狱,其实就是锦衣狱,由北镇抚司署理,可直接拷掠刑讯,取旨行事,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等三法司,均无权过问。

    诏狱的刑法极其残酷,刑具有拶指、上夹棍、剥皮、舌、断脊、堕指、刺心、琵琶等十八种。两年前,左副都御史杨涟因弹劾魏忠贤二十四大罪,就是在此地被主管诏狱的杨寰亲自严刑拷打至死。

    这个地方别说是百官闻之色变,就算是锦衣卫的人,也对此地胆颤心惊,畏之如虎。而东司理刑官杨寰的恶名,更是和黑白无常没什么两样。小旗殷澄被凌云铠构陷,一听要被下诏狱,宁愿自杀都不肯来,可见此地之恐怖。

    而如今,何邪只带了二十来号人,就站在诏狱的门口。

    他回头,看着手下们各个露出惊疑不定的畏惧神色,压低声音肃然呵斥道:“不就是小小诏狱,看把你们吓的!这东司杨寰论品阶还在我之下,你们有什么好怕的?”

    一个手下哭丧着脸道:“大人,这可是诏狱啊!是问整个大明朝谁不怕?您来之前,可没说是要找杨大人的麻烦啊……”

    何邪冷哼一声,从腰间翻出一块令牌亮了亮,然后迅速收起,喝道:“看到了吗?魏公公的牌子!我们是给厂公办事,你们怕什么?”

    众手下面面相觑,有不信的,有惊喜的,神采各异。

    何邪继续喝骂:“就你们这怂样儿,活该你们一辈子翻不了身!机会来了你们都抓不住!今天南司来人你们见了吧?杨寰狗胆包天,和英国公的小妾私通,惹恼了厂公!厂公已经当面吩咐我杀杨寰了,南司来人,还有那张英,都是想跟咱们抢这大功劳的,要不是大人我硬是挡住,你们以为这好事儿轮得到你们?”

    何邪说得有板有眼,且南司裴纶和张英的到来,大家也都看在眼里,这让众手下顿时信了大半。

    一个手下恍然道:“怪不得大人您绑了那些西门的人,原来他们是来抢功的?”

    何邪恨铁不成钢指了指这些人:“就这事儿我担了多大干系知道吗?你们这群蠢货也不想想,要不是功劳太大,我吃饱了撑着得罪人?”

    手下们全信了,谁不了解自己这位上司陆溜须,向来是最不会得罪人的。

    如今居然都把人给绑了,看来这功劳,还真是很大……

    顿时,手下们各个都变得振奋起来。

    何邪冷哼一声:“待会儿听我号令,动作都麻利点儿!但凡敢有阻拦,不要留情,给我杀!”

    “是,大人!”

    “拼了!”

    众手下眼露狠色。

    何邪回过头,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他今天当然是来杀人的,不过,他双拳难敌四手,且丁白缨的人不宜动,只能忽悠这帮手下替他卖命了。

    吱呀……

    就在这时,诏狱大门打开了,刚进去通报的锦衣卫站在门后,不屑地看了眼何邪,趾高气扬道:“杨大人说了,你陆文昭算什么东西,不想死就赶紧滚!”

    何邪闻言笑呵呵道:“你看看这个,再去跟杨寰回话。”

    说着,何邪就向腰部摸去,似乎要取什么东西。

    “看什么也不会让你进,你赶……”

    锵!

    刀光一闪,这锦衣卫顿时浑身一僵,咽喉猛地渗出一条血线。

    何邪一手持刀,另一手一把推开这人,喝道:“进!”

    说罢,身先士卒,率先冲了进去。

    手下们虽然很震惊他突然暴起杀人,不过反应却也快,立刻推门鱼贯而入。

    进门就是个院子,此刻院子里还有八个锦衣卫在院中巡视,其中六个一队,正走到门口,见何邪突然带人冲进来,顿时面色一变,其中一人向前一步喝道:“你们哪个衙门的?敢闯……”

    噗!

    何邪出刀极快,一刀将这人劈翻在地,怒目圆睁,爆喝道:“给我杀!”

    这五个锦衣卫随着何邪刚那一声怒吼,各个面色大变,裤子瞬间湿了大片。

    然不等他们反应,何邪的手下们已怒吼着齐齐向他们冲来,他们仓促拔刀,却还哪里来得及。

    厮杀惨叫声瞬间响起,而何邪脚步不停,继续往诏狱中走去。

    在陆文昭的记忆中他得知,诏狱中常驻职守锦衣卫差不多百余人,但诏狱大了,这百余人不但分班轮倒,还分布在各处,所以完全可以逐个击破。

    而他要做的,就是直捣黄龙!

    “大胆!”

    正堂大门前,还有两个锦衣卫职守,见何邪拖刀前来,顿时齐齐怒喝,拔刀冲来。

    何邪保持着快步前行的步伐,一直等这两个锦衣卫到了跟前齐齐举刀时,突然身形一闪,双手握刀猛地斜斜向上一撩,顿时将左边锦衣卫开肠破肚,鲜血污秽顿时哗啦涌了出来。

    他脚步不停,手中刀顺势向上横于右肩。

    当!

    右边锦衣卫一刀下来,正好砍在何邪格挡的刀身之上,迸出火花!

    何邪挡住一刀,猛地再向前一步,在和这锦衣卫错身而过的同时手腕反转,刀锋顺势从他咽喉划过,然后脚步不停,继续快步向前走去。

    噗!

    他走出三步后,身后锦衣卫脖子里鲜血才狂喷而出,向前倒去。

    与此同时,身后二十余手下也解决了那五个锦衣卫,忙快步跟上何邪,一路向里杀去。

    穿过正堂,又是一个中院,院中有十个锦衣卫正向这边看来。见何邪到来,他们齐齐变色拔刀。

    何邪不等他们发问,掏出腰间的牌子厉声喝道:“替东厂办事,不想死就滚!”

    这些锦衣卫顿时愣住,眼睁睁看何邪带着手下们走到跟前。

    距离何邪最近的锦衣卫看到牌子上“信王”二字,面色大变嘶叫:“他不……”

    刷!

    何邪当头就是一刀,同时口中爆喝:“杀!”

    “杀!”

    身后众手下暴起冲击,眨眼便将这十个锦衣卫斩于乱刀之下!

    而何邪脚步不停,已一脚踹开后堂大门!

    后堂乃是刑堂,一个已不成人样的军汉正被吊在架子上,一个光着膀子的锦衣卫正狞笑着用一把细如柳叶的小刀从他手臂上往下扒皮,而杨寰则悠哉坐在一边藤椅上品茶。

    大门的响动吓得他差点扔掉手中茶杯,杨寰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回头一看,顿时面色大变,不可置信尖叫:“陆文昭!”

    何邪森寒一笑,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去。

    杨寰面色大变,一边后退一边色厉内荏大吼:“你想造反吗陆文昭,你干什么!”

    那用刑的光膀大汉面色大变间猛地窜出,就要去拿一边案子上的一把刀,但何邪眼疾手快,猛地窜出,直接将此人一刀刺了个透心凉!

    杨寰叫声顿时顿住,面露极度不可思议之色。

    噗!

    何邪拔刀,杀机迸现继续向他走来。

    杨寰一个机灵,惊恐大叫:“来人!来!”

    “来尼玛啊来!”

    刷!

    何邪一刀砍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