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章 峰华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头部广告...................................    江海玉听到陈玉的声音脑袋就痛,起身离开大厅,陈玉紧跟其后。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江海玉走进房门,把房门上门栓插上。

    陈玉推门没动,说道:“把门打开。”

    江海玉道:“滚。”

    陈玉用内力把房门震开。

    江海玉见他就像无赖,十分气愤,喝道:“这是客栈,容不得你撒野。”

    陈玉冷声道:“只要我开心,我可以把房子点了,你火烧金府都可以。”

    江海玉一愣,知道瞒不过陈玉,说道:“你可以报官。”

    陈玉冷笑道:“我怎么会做那种事。”

    江海玉冷哼一声道:“你什么事做不出来。”

    陈玉走向江海玉身边。

    江海玉站起来道:“你别过来。”

    陈玉没有停住脚步,一直把江海玉逼到角落,把她堵在里面,冷声道:“我讨厌你看张朔飞的眼神,全是充满爱意。”

    江海玉被陈玉挤的没有一点空隙,双手用力推着他道:“我没有。”

    陈玉道:“不要忘记你自己身份。”

    江海玉愤恨看着他,道:“我求你把我休了。”

    陈玉喝道:“你这辈子都别再想,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都逃不过我的手心。”

    江海玉咬着嘴唇道:“那你就可以去参加比武招亲,你又算什么?”

    陈玉道:“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专宠会把你宠坏,我把祁小姐娶回家,让你看看女人应该怎么伺候自己丈夫。”

    江海玉道:“我没意见,你爱娶多少就娶多少。”用力推开他,逃到到门外道:“别把自己看的太高,像你这种魔头,祁小姐会喜欢你?”

    来到院中碰到毒老怪,江海峰吃完饭回来,说道:“师傅,我们启程了。”

    毒老怪看看陈玉,他们夫妻之间的事,不便插手,说道:“师傅去收拾行礼。”

    江海玉跟着毒老怪进了房间。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江海峰把金银财宝包好背在身上,到后院去牵马匹。忽然客栈闯进一百多人,不容分说,跑到后院,把毒老怪,江海峰,江海玉围起来。

    毒老怪见是白凤教的人,说道:“来的够快的。”

    张朔飞也跑到后院,绕过人群来江海玉身边,道:“江姑娘,我来祝你一臂之力。”

    江海玉深情地看了一眼张朔飞。

    陈玉,玛佳娜都气的,脸色大变。

    白凤教人群中走出两个人,钱万里,郑成华。

    钱万里道:“江姑娘,我们又相见了,看到你们二位真是千里遇知音,可惜我们不是一路人,各为其主,只能兵刃相见。”

    张朔飞拱手道:“二位都是出身文人,何必非要走向邪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郑成华道:“盟主,说的容易,就算我们肯,我们仇人也不会放过我们,江姑娘昨晚火烧金府,教主让我们彻查此事,我们一路追到这里,江姑娘得罪了。”

    江海玉冷声道:“你们肯为白鹤卖命,就是我江海玉的仇人,少废话。”

    钱万里一笑道:“也好,我可以答应你,你们死后,我会把你和张盟主葬在一起,让你们阴曹地府去做一对鬼夫妻。”

    玛佳娜听到这话,气的杏眼圆睁,抽出弯刀,一刀砍向钱万里,喝道:“你胡说什么,张朔飞是我驸马。”

    钱万里闪身躲开道:“你不配,张盟主这样大侠,只有江姑娘这样绝世美女加才女,才能配的上,他们才是人间龙凤。”

    玛佳娜说了几句蒙语,四个蒙古兵挥动弯刀冲过去。

    郑成华一挥手后面小教徒冲过恶斗。

    郑成华手中琴,按在地上,博出一根琴弦,投过去,刺玛佳娜手腕。

    张朔飞挥剑拔开,用剑炳一拍琴弦送回去,刺向对方咽喉,郑成华举起琴挡住,挥指一弹,朝江海玉投去。

    张朔飞一把拉过江海玉到自己身边,用宝剑缠住琴弦,用力拉断。

    玛佳娜本来正在为张朔飞救自己而开心,看到张朔飞救江海玉这一幕,气的肺都快炸了,跑过去,一把推开江海玉道:“我离他远点。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江海玉羞得满脸通红,自己待在张朔飞身边是有不妥,大敌当前不便解释。

    毒老怪牵过马匹翻身上马道:“金府是我烧的,有本事随我来。”

    江海玉,江海峰翻身上马,杀出一条血陆跑了出去。

    钱万里,郑成华也不是真心想要江海玉的性命,只是命令难为,不得已而为之,见人跑了,没必要跟张家堡的为敌,带着小教徒追出去。

    玛佳娜又气又委屈看着张朔飞,张朔飞怪玛佳娜做事不计后果道:“要你留在张家堡,你偏要跟来,整天只会惹事。”,起身向大厅走去。

    玛佳娜眼泪掉下来,道:“相公。”追过去。

    后院只留下陈玉,赵世友,“四大金刚”。

    赵世友提心吊胆问道:“掌门,要不要去追夫人?”

    陈玉厉声道:“你们马上就要有新夫人了。”

    江海峰骑马见街上行人太多,怕伤及无辜,把身后把包袱解开,挥起包袱把金银珠宝撒落大街上,叫道:“这些都是金府钱财,取之于民,还之于民。”

    街上老百姓见地上到处都是金银珠宝,蜂蛹蹲在地上抢,把钱万里,郑成华堵在后面。

    三人打马而去,出了白城,一口气跑了五十余里,来到一个山岗上,从侧面过来一匹人马,有十几人,女性为多。

    前面为首的是一个白发苍苍女子,正是东方燕,后面是沈美青和十几名仆女。

    江海峰心头一震,把头地下。

    一伙人很快来到近前,东方燕见江海玉一身男装装扮,仍然盖不住她的绝世容颜,到显得更加英俊潇洒,叫道:“江海玉,你我也算同命相连,自己心爱的男人,谁都没有得到。”

    江海玉道:“只要他幸福就好。”

    东方燕冷笑道:“你倒是看的开,我责不然,张朔飞迟早是我的。”

    沈美青偷看了江海峰一眼,见他低头没注视自己,看来世上男人都是无情无义,不到一月就把自己忘记。

    毒老怪看到东方燕那副丑陋面容,实在倒胃口,挥鞭继续赶路。

    很快三匹马消失在远处。

    沈美青问道:“师妹,为什么不把江海玉杀了?”

    东方燕道:“要不是尊主有令,留着江海玉有用,她还有活命。”

    沈美青问道:“尊主到底是何许人也?”

    东方燕厉声道:“不该你问的,你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沈美青吓得不敢言语。

    几日后,毒老怪来到峰华山脚下,挑眼望去,山峰连绵起伏,高耸入云,房屋,走廊都悬在石壁上,犹如山水画面一般,真乃人间仙境。

    峰华山掌门祁连山是自幼是木匠出身,学了一手好木匠活,帮别人建造木房,亭台楼阁。

    在一次逃荒时,姐姐被当地知府大人看上,被强行抢到府上强占,姐姐没脸见人,悬梁自尽,父亲找他们理论,被官兵打死,母亲一气之下投河自尽。

    祁连山当时才十二岁,提起斧头找到知府,还没见到知府,就被官兵打成重伤,昏死过去。

    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躺在道观里,身边以老道守在自己身边。

    祁连山忍着疼痛,跪在炕上磕头,在老道人精心护理下,躺了半年才恢复体力,得知这孩子遭遇十分可怜,便留在观中,收他为徒,教他武功。

    祁连山身负重仇,练武很是用心,短短几年便把师傅教的全部学到精通。

    背着师傅偷偷下山,找到知府衙门,一夜之间把府上三十多口人,全部斩尽杀绝,再回师门怕师傅怪罪,隐姓埋名,偷偷隐居峰华山。

    后来娶妻,二人夫妻恩爱,妻子在生女儿祁凤时,难产去世,祁连山也在未娶妻,独自把女儿养大成人。

    祁凤很是文静,不爱习武,琴棋书画到学的精通,祁连山也不逼迫女儿,想女孩子家,习武也没用,长大嫁人,也不抛头露面,知书达理,相夫教子便可。

    转眼女儿越来越大,保媒的踢破门槛,女儿一个看上的也没有,祁连山愁的实在没法,这才向武林广撒门贴,要为女儿比武招亲。

    为的是找个武功高强的人,可以保护女儿,也可以撑起这份家业,自幼酷爱木工活,把峰华山建造的到处是亭台楼阁,木屋房舍,这里便成了世外小天地。

    帖子发出去,各门派年龄相仿的人,都纷纷赶来,想把这位美人娶回家,更是因为祁连山这份家业,实在殷实,能攀上这门亲戚,真是财色双得。

    毒老怪早就被祁连山的酿的美酒,馋的的口水欲滴,来到关卡前报上姓名,自然不敢怠慢,带着毒老怪进的贵客休息地方。

    祁连山夜晚才抽出身子来看望老友。二人客气一番,分宾主入座。

    祁连山笑容满面道:“老前辈,真是失礼,这么晚才来看你。”

    毒老怪笑道:“人到不到无所谓,酒倒了就行,我就是奔着你的“女儿红”来的。”

    祁连山哈哈大笑道:“前辈喜欢,走的时候,我多送你几坛。”

    毒老怪道:“我可记在心里了。”

    祁连山向毒老怪身后见两位小伙子,长得都是一表人才,尤其是江海玉,样貌真是绝品,就是身材有点瘦落。

    祁连山心想:“这两个小伙子都不错,女儿看上哪个,自己都满意。”

    毒老怪看出他的心意,说道:“祁掌门,你看我家这位爱徒如何?”一指江海峰。

    祁连山竖起大拇指道:“好。”看着江海玉道:“两位爱徒都是一表人才。”更爱江海玉一些。

    江海玉暗叹:“这老掌门八成看上我了,想让我做他女婿。”

    毒老怪见祁连山一直盯着江海玉,解释道:“我说的是这位。”

    祁连山暗想:“这老头,八成是想先给大徒弟说亲,这也太不公平了。”

    毒老怪一叹道:“祁掌门,这位是我的女徒弟,他们是兄妹。”

    祁连山一愣,哈哈大笑道:“晚辈眼拙,我说世上怎么有这么漂亮男子。”

    江海玉道:“祁掌门赎罪,我这样也是便于行走江湖。”

    毒老怪道:“错了,这是你师叔。”

    大家都是一愣。

    祁连山问道:“前辈,这是?”

    毒老怪道:“忘尘的爱徒。”

    祁连山一惊道:“你是师姐的徒弟?”

    江海玉也蒙了,她从来没听过,有这么一位师叔。

    祁连山顿时老泪纵横,颤抖着双手,把脸捂住泣不成声。章节尾部广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