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妙计落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头部广告...................................    于妙龙急于把此事办成,也不用担心脑袋随时有可能搬家了,陈玉好歹看在自己是他的大媒人的份上,什么事总会看些情面。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江海玉看着于妙龙离开,不敢上前阻拦,凭自己之力,这事万难更改,逃出乾天门势必登天,心生一计。

    等到夜晚在于妙龙住处,逮了一只信鸽,于妙龙可是乾天门的管家,又是乾天门的谍报人员,信鸽养了一群。

    江海玉悄悄回到自己房间,给师傅写了一封密信,放进信鸽腿上,这信鸽都是经过训练的,只要放飞出去,于妙龙再怎么快,也比不上这信鸽快。

    江海玉手抓信鸽,心里默念:“信鸽啊信鸽,我的终身大事就全拜托给你了,你千万要给我飞到师傅身边。”推开窗户把信鸽放飞出去,看着信鸽飞远,这才放心把窗户关上。

    就在信鸽还未飞出乾天门,被打落这来,一个黑影飘落在陈玉窗前,掀开窗户翻跃进去,跪在陈玉床前。

    陈玉挑起床帘,拿过纸条,黑衣人把油灯挑亮,陈玉看到纸条上写,“师傅,切勿答应我和陈玉婚事,下面落款是江海玉。”

    陈玉脸沉如冰霜,吓得黑衣人赶紧底下头,陈玉从床上下来,走到书桌前,把纸条放下,拿起笔在一张白纸上按着纸条上的笔体,从新改写了一份。

    模仿笔体,易容术是陈玉的强项,只要出自他手,可以以假乱真,写完认真看了一遍,吹干墨迹,上面写,“师傅,我和陈玉情投意合,望师傅成全,落款是江海玉的名字。”

    这份书信和江海玉写的完全两个意义,走到黑衣人面前把字条递给他,黑衣人接过字条,把纸条从新放在信鸽腿上,走到窗边,推开窗户纵身一跃,飞上屋顶,把信鸽放飞。

    这日该启程赶去忘魂崖比武,陈玉挑选了十名亲兵,江海玉,罗娇兰随从,一共是十,三人,十三人都是轻骑赶路。江海玉和罗娇兰都是女扮男装,在人群队伍里显得格外英俊。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江海玉落在队伍后面,算算日子,信鸽已经到达云凤山,那封信应该师傅已经收到了,心里暗自开心,纵目四望,只见夜色渐合,长长的古道上,除了他们这一对人马,惟有树木和衰草,阵阵归鸦。

    一阵北风吹来,有些凉意,心想这次出来,再也不要回到乾天门那个鬼地方,见到张硕飞向他说明心意,在张硕飞的眼神中,看的出他也是喜欢自己的。

    马鞭一挥,纵马追上去,众人翻过一个山岗,眼看天色将黑,队伍里一个向导说再过五里地就到庆阳镇,那是个大镇。

    正在这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快马奔驰之声,后面尘土飞扬,四五匹马奔将过来,眨眼之间已到跟前,在他们队伍两侧飞奔过去。

    江海玉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模样,四五匹马已经远去,暗讨:“好快的马儿,自己的骑的已经是宝马良驹,这几匹马和这几人的骑术相当厉害。”

    拍马追上罗娇兰,低声问道:“师姐,这些人你可看清了?”

    罗娇兰摇摇头道:“没有,他们实在太快了。”

    旁边的陈玉道:“他们是黑云教的,前面那位老者是黑云教教主陆天,后面那四位是他的四大金刚,名叫黑风,黑雨,黑雷,黑电,号称风雨雷电,心狠手辣,及其好色。”

    江海玉冷笑一声,心想:“心狠手辣,及其好色,跟你有一拼。”

    说这话就到了镇上,向导官找了一家大店,陈玉和江海玉住着上房,罗娇兰住了一间小房。

    罗娇兰把饭菜到陈玉端到房间里,伺候他用完饭,才下楼和江海玉找了一个角落用饭,她们随然女扮男装,店里的客人有的也时不时向她们这边瞅来,忍不住多看几眼,世上竟有这般美男子。

    坐在正中桌子上的四人就是刚才遇到的那几人,少了一人,想必是陆天在楼上用餐,四人桌上摆着丰盛酒宴,大喊大朗,喝酒如喝水都是用大碗豪饮。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江海玉和罗娇兰在他们身边经过,四人都斜视眼睛跟着二人走,嗅了一下鼻子,闻到一股奇香,四人乃是有名的好色之徒,阅女无数,闻到这种香气,便知二人是女扮男装。

    四人眼睛都看直了,天下竟有如此漂亮的美女,身穿男装也掩盖不了她们的美貌,只因店里人太多,不敢胡来,教主也跟他们交代过,一路之上要他们多收敛。

    四人看二人坐下,又继续喝酒吃饭,待到酒店里的客人渐渐退去,四人使了一个眼色,这时四人都有些酒劲。

    其中一个黑大个号黑雷的站起来,借着酒劲走到江海玉,罗娇兰她们二人身边,看看桌上两个菜,“姑娘就吃这个啊,来去大爷那,保管两位姑娘吃的好。”说着手便去摸江海玉的脸。

    江海玉最恨这种好色之徒,识破自己是女儿身,听他说话有轻薄之意,带黑雷的手快到脸前,手中的筷子夹住黑雷的手掌,用力向外一翻,脚下用力猛踢小腿。

    黑雷没有防备,知道她们是习武之人,但没想到武功如此之高,一下跪在江海玉面前。

    惹得店里的客人哈哈大笑,乾天门的手下有人四五个人也在大厅用餐,见要欺负两位姑娘,尤其是江海玉那可是陈玉未过门的妻子,乾天门的人谁不知道,都赶紧过去保护主子。

    黑雷吃了亏,黑风,黑雨,黑电那三人可不干了,黑风一脚把旁边的桌子踢飞朝江海玉那边砸去。

    乾天门带来的手下,个个也都是高手,其中一个抬脚挡住飞来桌子,一个转身踢飞回去,

    黑风,黑雨,黑电起身躲开,两个桌子相撞,饭菜和盘子撒得满大厅都是,整个大厅里客人,掌柜的赶紧躲得远远的,看样子要出人命,怕伤到自己。

    黑雷左手被江海玉总筷子夹着,右手一招‘虎掏心’朝江海玉胸口抓去,乾天门的一个手下,扔出飞镖扎在黑雷的掌心,飞扑过去,拔剑刺进黑雷后心,剑尖从前心露出,黑雷一翻白眼,身体抽搐几下,倒地身亡。

    那人拔出剑,在黑雷衣服上擦了擦剑上血迹,护在江海玉身前,对她道:“三少夫人,赶紧上楼,这里交给手下。”

    江海玉就是不能听别人叫自己这个称呼,怒眼圆睁,黑云教三金刚看黑雷死了,发狂似的嘶吼起来。

    这声音有一股强大的震击力,震的厅里面的人,五脏六腑都翻腾,没有内力的普通人当场七窍流血,死在地上,内力薄弱的人口吐鲜血。

    乾天门的属下,罗娇兰赶紧就地打坐运用内力抵挡这强大的震击声。

    江海玉捂住耳朵,突然腰间被一根铁丝缠住,用力一带向楼上飞去,落在一个人身边,那人手掌按住她后背,给他输送内力。

    江海玉回头一看是陈玉,陈玉道:“别动,这是‘狮吼功’会震断你五脏六腑的经脉。”

    内力运送到全身,江海玉这才觉得没有难受,看看楼下的罗娇兰,脸色苍白,道:“快救救我师姐。”

    “够了。”声音很是洪亮,传遍整个客店,吓得黑家三兄弟赶紧停住,声音是在房间里传出来的,离陈玉站立之处隔七八个房间。

    屋里那人又道:“告诉你们多少次了,出门在外,要多加收敛,你们就是不听,去把黑雷的尸体和店里死了的尸体掩埋,此事就作罢。”

    黑家三兄弟听完敢怒不敢言,只有听令行事,黑风,黑雨,黑电一个人拉着一个尸体,像拖死狗一样走出店外。

    屋里那人又道:“陈三公子,今天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陈玉冷哼一声,道:“本来今天他们四个都该死,看在陆教主的份上,今天就算了。”拉着江海玉回到自己房间,把门关上,道:“说了让你在房间吃饭,怎么样又惹祸了吧,你的相貌就应该金屋藏娇,不要抛头露面。”

    江海玉又好气又好笑,道:“我惹找谁了?”小声嘟囔道:“到时我不会在抛头露面。”见到张硕飞,二人回到张家堡,到时在家相夫教子。

    陈玉道:“到时不在抛头露面?是见到张硕飞跟他回张家堡以后吗?”

    江海玉张口结舌,陈玉能看透人心,呆了半晌,才扭捏道:“你瞎说什么呢?哪有得事?”

    陈玉揽她入怀,道:“今晚你就依了我。”

    江海玉用力推开他,道:“做梦。”

    陈玉一笑道:“很快我们就要拜堂成亲,也不差这几天。”

    江海玉看他不肯放手,道:“你要敢对我无理,我就咬舌自尽。”

    陈玉放开她,道:“我要诚心要你,也不用这么多废话,快去睡吧。”说话之间,听到门外有人站立,乾天门属下怕黑云教报仇暗杀主子,特此在门口守护。

    次日队伍继续赶路,一连赶了三日相安无事,江海玉和罗娇兰仍然女扮男装,这日傍晚来到忘魂崖山脚下镇上。

    各门派为了能见识一下这次比武,早早就在这里聚集等候,镇上每个客店都住满了各门派的人。

    于妙龙在镇外站立等候,看陈玉的人马过来,打马上前迎接,道:“三公子,我在这里等候两天了,镇里都安排好了。”

    陈玉看于妙龙笑容满面,知道事情办妥了,心中甚是开心,江海玉急迫想知道事情真想,人太多,又难羞出口,只有去了镇上在听仔细。

    于妙龙带他们来到,叫做“亨通客栈”这家店已经被于妙龙全部包下,为了方便和安全。

    陈玉洗过脸,喝了几口茶,于妙龙,罗娇兰,江海玉在旁站立,都急于知道忘尘师太到底有没有答应江海玉的婚事。章节尾部广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