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早晚被气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是我撞的,我没有精神病,这是假的,我没有看过心理医生,这是假的……”

    梦呓的话还是叶澜成曾经听过的那些,从一开始的委屈,慢慢便的愤怒和不甘。

    “我没有杀你,思翰,我没有,不是我撞的……”

    安之素的声音变的越来越痛苦,叶澜成也终于无法冷静的惩罚她,他走了过来,修长的手指给她擦拭泪珠,淡漠的声线蕴含着难得的温柔。

    “好了,没事了。”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再没有多余的安抚,可却神奇的让梦魇中的安之素平静了下来。他的手就像是有魔法,能够将噩梦中的妖魔鬼怪驱赶,每每都能让安之素从噩梦中清醒过来。

    安之素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叶澜成,那张淡漠如水的俊脸像往常每一个夜晚一样,沉静的看着她。安之素刚刚睁眼,人还有点懵,嘟了嘟嘴:“叶澜成,你怎么还不睡觉?”

    嘀咕着就朝床的另外一边滚了过去,意思是给叶澜成让出半边床。结果可想而知,医院的病床都是单人的,她这么一滚,直接半边身子都悬空了,要不是叶澜成拽住了她,她下一秒就能把自己摔下去。

    安之素惊呼了一声,一骨碌又滚了回来,再看着叶澜成的时候,大眼睛就露出了惊恐和心虚之色。她默默的抽了抽被叶澜成握着的手臂,一下两下没抽出来,干脆像乌龟一样慢慢的把自己往被子底下缩。

    “清醒了?”叶澜成语气中的温柔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贯的淡漠。

    安之素很想再装睡,但考虑了一下可能性,还是放弃了,然后很怂的点点头,又很讨好的挤出一抹笑:“晚、晚上好。”

    “我不觉得你现在哪里好。”叶澜成稍微一扯就把她从被子里扯了出来:“躺好!”

    安之素就像大学军训的时候听到了教官的口号一样,马上照做,一个翻身规规整整的躺好,还把被子拉到了脖子,只露出一颗脑袋在外面。

    叶澜成将床头摇了起来,让她稍微抬高了一点,然后就坐在床边不说话了。

    安之素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余光瞄了好几眼柜子上的水杯,时不时的舔嘴唇。

    好渴,好想喝水,但是不敢说怎么破?

    叶澜成早把她的小动作和小眼神看进了眼里,但他只当没有看见,静默的坐着,眼神沉冷如月光。

    安之素又抿了抿嘴唇,然后飞快的梭了叶澜成一眼,见他似乎没有打算搭理自己的意思,安之素才小心翼翼的掀开了被子的一角,打算自己下床去倒水喝。

    “想喝水不知道说?不知道自己有脑震荡?”叶澜成被气了一下,伸手将她按了回去。

    “脑……震荡?这么严重?”安之素张了张小嘴,又像小狗似的摇晃了下脑门,感觉还真有点晕乎乎的,还有点犯恶心。

    叶澜成又被气着了,因为她从楼梯上滚下来,一群人跟着担心。她本人倒是还一副不知道后怕的样子,叶澜成快要控制不知体内的洪荒之力打老婆了。

    安之素被叶澜成的脸色吓到了,赶紧捂着脑袋装可怜:“叶澜成,你别凶我,我头疼。”

    叶澜成:……

    叶澜成感觉自己早晚要英年早逝,被气死的。

    深呼吸了一口气,叶澜成起身去给她倒了一杯水。安之素装可怜装到底,像个小白兔似得捧着水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安之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送进医院,又是怎么被叶澜成知道的。她现在最担心的还不是叶澜成生气了,而是贺思怡在哪儿,可是这些,她又实在没胆子问叶澜成。

    想着想着一杯水就被她喝光了,她无意识的咬着杯沿,还在想着贺思怡的事。

    当年她并没有见过贺思怡,那时候她被莫名其妙的扣上精神病的帽子,又被迅速的送进了精神病院。她有托宋佳人去打听过贺思怡,宋佳人说安家给了她一笔钱,足够她生活无忧。

    那时安之素虽然不喜欢安家那样做,好像她真的是撞死贺思翰的凶手,可是她也没有办法澄清自己,加上贺思翰死了,无人抚养贺思怡,有了那笔钱,贺思怡至少能过的好一点。

    虽然安之素不知道安家给了贺思怡多少钱,但想也不会少了,那么多钱在手里,贺思怡怎么还会过的这么苦,租住在那样的破旧房子里。

    安之素怎么也想不通,且越想头越疼,杯沿都被她咬的磕嗤磕嗤响。

    “有那么饿?连玻璃杯都不放过?”叶澜成目光凉凉的看着她。

    安之素:……

    安之素猛然回神,赶紧把杯子放回去,讪讪一笑:“我就是有点无聊,那个啥,我们能回家了吗?”

    “不能。”叶澜成扔了她两个字。

    “为什么?我觉得我已经没事了。”安之素晃了晃自己的胳膊腿,表示自己全身上下都好好的。

    叶澜成瞥了她的脑袋一眼:“脑震荡需要观察一晚。”

    安之素睁了睁眼,嘀咕了句:“没必要吧。”

    “呵……你觉得自己没事了?”叶澜成嗤的一笑,抱着胳膊睨着她。

    “没事了呀。”安之素举手保证:“我觉得我现在翻两个跟头都不会头晕了。”

    “很好。”叶澜成磨着牙咬出这两个字:“那么解释吧,出去见个人,能把自己见到医院来,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自己也想知道。

    安之素在心里神吐槽,她能怎么办,她也很无奈好吗?鬼知道为什么那么巧会碰到贺思怡,又那么巧会碰到杨兮。

    “唔……我突然觉得头又有点晕了。”安之素决定装死,捂着头又开始装虚弱。

    “那休息吧。”叶澜成倒也不揭穿她,给她把床又摇了下去。

    安之素纠结的问道:“你不走吗?”

    “走哪儿?”叶澜成反问。

    “回家呀,我用不着陪护,有事我叫护士就行了。你明天还得上班,赶紧回去早点休息吧。”安之素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先把叶澜成哄走再说。

    叶澜成的脸一黑,清冷的眸子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安之素秒怂,赶紧把脖子缩进了被子里,然后迅速的闭上了眼睛:“我睡觉了。”

    说是睡觉,但她刚睡醒没多久,哪里睡的着,心里又装着事,满脑子都是贺思怡那张脸,越想越心烦意乱。没一会安之素就听到悉悉率率的脱衣服的声音,她赶紧睁开了眼睛,就见叶澜成已经掀开被子躺了进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